中國

四川機器局

1876年, 山東巡撫丁寶楨奉調四川總督, 上摺請帶山東機器局總理徐建寅等, 前往四川自辦機器製造局。 丁寶楨, 在山東巡撫任內, 成立山東機器局, 並擒殺擅自出京, 極為慈禧太后寵信的太監安德海, 一舉天下知。 傳世的還有名菜宮保雞丁。

當時四川“勇營習用洋槍, 均須購自上海洋行, 且不知修理之法, 稍有損壞, 即成廢物。” 丁寶楨擬將候選通判曾昭吉至川省, 查看情形, 令其自辦機器製造。

1878年1月30日,丁寶楨上奏: 曾昭吉在上海選擇緊要機器購辦數十件, 由長江駛遠來川。 其餘機器, 曾昭吉自行創造。 在於成都省城擇地建造房屋, 設立機器總局。 派候選道夏時、 勞文翿總理局務, 並派成綿道丁士彬會同妥辦。 其經費由川省土貨厘金項下撙節動用, 並由鹽道於茶引加票項下設法籌辦。 預定於1878年4月完工。 製造局自此均由成綿道, 即成都、 綿陽的地方官兼管。

1879年, 丁寶楨為給事中吳鎮奏參, “四川總督丁寶楨不諳機器, 私虧庫款, 縱容私人, 徇庇劣員” 。 機器局奉旨停辦。 由1877年至1879年撤局, 共支銀77,352兩8錢餘, 合成洋槍148桿, 未合洋槍161桿。

1879年7月23日貴州後補道羅應旒上奏: “夫用款六萬金, 僅造槍炮數十桿, 蓋初創之時, 開拓地基, 修造房屋以及搬運器械, 製造器母, 種種費用, 俱在此六萬金之內, 非全以六萬金造槍炮也。…. 若遽行停止, 則前功盡棄, 而機器各物以數萬金製備者亦廢毀無用, 甚屬可惜。 況以後需用軍械又須購自外洋, 其費雖足相抵, 其得失則甚懸殊, 而中國之人復不能探討西學神明變化, 而思所以勝西人之法。…”

1879年11月6日,丁寶楨上奏請示四川機器局是否續辦; 到了1879年12月6日, 奉旨“著該督仍設法興辦, 毋使廢墮。” 1880年6月26日, 丁寶楨上奏遵旨, 於1880年5月26日復開四川機器局。

由成綿道祟綱、 後選道黃錫燾、 候補道勞文翿等負責, 並派員專札前赴湖南飭調原已驅逐出境之曾昭吉, 並將熟習機器製造各工匠隨帶前來。

候選通判曾昭吉設法製造水力機器, 利用成都城內金水河之水, 不用火工。 “其用水僅三數寸, 而即可敵二十匹馬力之鍋爐, 日可省煤一千數百斤, 合計每年約可省煤銀四千餘兩,此時局中惟煉鐵一項尚需用煤, 此外則全資水力。”

丁寶楨自述, 其辦局之時, 不用洋人: “於機器制造, 但規仿其法制, 而於─切委員、 工匠等必專選中國通巧之人。 前在山東興造之局, 自始至終, 決不用一洋人指示, 則製造述火藥、 洋槍亦幾與西人相敵。 此次在川初設局時, 力主此意, 均招致中國明習機器之士及工匠人等, 大約湖南、 江蘇、 山東等省人為多。”

1881年4月18日, 丁寶楨奏修造藥局, 仿造洋火藥。 “因機器局向設城內, 人煙稠密, 只能製造洋槍。 若製造洋火藥, 則慮別有疏虞。 自須覓幽靜寬敞之區, 另建藥局。 由總理局務成綿道崇綱、 補用道黃錫燾, 同局員等踩踏地基去後。 旋據勘得省垣南門外離城較遠之古家壩地方, 四圍空闊, 寬廠約六七里, 絕少民居, 且濱鄰江幹, 以之安設水機, 修造藥局。 並於去年十一月初十動工。”

1880年至1882年, 丁寶楨的支用經費折中說: “仿造外洋機器、 槍、 藥等件, 辦理漸已齊全, 現計修理水輪機器及各項機器九千七百四十件, 各營舊洋槍三百零五桿, 續造機器二百五十五種, 造成前後膛洋槍四千八百一十五桿, 已成藥彈二千顆、 銅帽二萬顆、 已成洋火藥四萬九千六百六十五斤, 均經試放合用。”
馬梯呢步槍槍機

此時四川機器開始仿造馬梯呢步槍。 馬梯呢(Martini, Frederich von Martini), 瑞士人, 基於皮拔地(Henry Peabody, 美國波士頓人)所發明的昇降式閉鎖槍機, 將擊鐵改為內置式, 並加上連動裝置, 在打開槍機時, 同時將擊鐵扣下。 1871年為英國採用為制式步槍, 單發, .450口徑。 因為採用了亨利(Alexander Henry)的來復線系統, 因此稱為Martini-Henry.  後來改用Enfield和Metford的來復線系統, 因此也稱為Martini-Enfield和Martini- Metford。 1964年發行的電影祖魯戰爭(Zulu), 描述了1879年1月22日在南非羅克集(Rorke’s Drift)發生的一場防禦戰, 110名英軍成功的擊退了4,000名祖魯戰士, 11名英軍因而獲得英國最高榮譽的維多利亞勳章(Victoria Cross)。 從電影發行後, 各型馬梯呢步槍成了爭相收集的搶手貨。
馬梯呢步槍

1883年, 根據丁寶楨的支用經費折中說: “局中修理機器132件、 各營洋槍92桿、 續造機器58種、 新造機器206件、 造成各種洋槍2,123桿、 已成藥彈38,400顆、 鉛彈30,000顆、 銅帽300,000顆、 已成洋火藥33,810斤, 均經試放合用。”

1884年, 根據丁寶楨的支用經費折中說: “局中修理機145件、 修理各營舊洋槍2,951桿槍、 水龍二座、 格輪炮一尊、 續造機器三部、 新造已成機器278件、 造成各種洋槍3050桿、 後膛炮一尊、 已成藥彈184,370顆、 銅帽6,280,000顆、 鉛彈53萬顆﹐已成洋火藥60,200斤, 均經試放合用。”

格輪炮應是仿造美國的格林機槍(Richard Jordan Gatling, Gatling Gun), 金陵兵工廠於1881年開始仿造, 稱為10管格林炮。

1885年9月5日,丁寶楨奏添購機器物料。 因川省機器局前因趕造洋槍銅帽藥彈等項, 機器不敷應用, 派員前往上海添購外洋機器並物料。 總辦委員成綿龍茂道王祖源、 候補道黃錫燾詳稱﹕委員採買應用機器, 現已─律購齊運解到省, 無處安置。 擬於本局連界之處, 照時價購買民房, 改修廠房, 以便安置機器等件。 當時為了支援中法戰爭, 四川機器局趕造洋槍銅帽藥彈, 運往雲南前線。

1885年, 根據四川總督游智開的支用經費折中說: “局中修理機器158件、 修理各營舊洋槍368桿、 水龍五座、 續造機器44種、 新造機器162件、 造成各種洋槍2,882桿、 已成藥彈230,400顆、 鉛彈45,000顆、 銅帽5百萬顆、己成洋火藥61,880斤, 均經試放合用。”

1886年, 根據四川總督劉秉璋的支用經費折中說: “局中修理機器163件、 修理各營舊洋槍1,389桿、 子母炮一尊、 新造機器178件、 造成各種洋槍2,443桿、 已成藥彈230,400顆、 銅帽2百15萬顆、 己成洋火藥81,480斤, 均經試放合用。”

1887年, 根據四川總督劉秉璋的支用經費折中說: “局中修理機器133件、 修理各營舊洋槍2,112桿、 續成機器34種、 新造各種洋槍1,325桿、 後膛藥彈186,880顆、 銅帽2百50萬顆、 克鹿卜炮彈120顆、 拉火700枝、 各樣機器90種、 己成洋火藥101,640斤, 均經試放合用。”

1888年1月17日,  四川總督劉秉璋奏四川機器局所製造之洋槍, 並不適用, 擬請停鑄洋槍並在上海購辦應用。 “前督臣丁寶楨於光緒三年升任來川…其立志務在自強, 是以仿用西法不用西人。 局中所用司事、 工匠, 皆中國之人, 不僱洋匠, 以致鑄造各項究末得其真訣。 又因機器不全, 間用手器, 所鑄之槍, 其大小厚薄不能無毫厘之差。”

“臣於去年冬間初到川時, 詫為神異, 心竊喜之。 將鑄成後膛各槍深為珍惜, 留待有事之用﹐不肯輕發各營。 迨至夏間,  統領壽字、 泰安等營署提督臣錢玉義等諄求發給演試, 始各酌發數十桿, 以資操習。 旋經各營演放多次, 僉稱所發各槍, 槍筒大小不能劃一, 後門槍彈多有走火。 又多不能合膛。 臣始為驚詫, 立派署提督錢玉興, 會同糙務處候補知縣徐春榮、 籌餉報銷局委員候補知府唐承烈, 將局中鑄存後膛各槍日赴教場逐一試放, 果是槍筒、 槍彈均不一律….臣現己飭局將各項洋槍暫停鑄造, 裁減局中司事、 工匠。 計自本年十一月起, 每年約可節省局費銀二萬餘兩之譜。”

“現已電致上海地亞士洋行購定後膛毛瑟槍一千五百桿, 每桿配子五百出﹔ 又購買前膛來復槍五千桿, 並電購哈乞克司槍五百桿, 每桿配彈八百出。 以上留用槍價、 彈價, 約計裁減局費兩年所省即可敷用。 其局中前已鑄成之槍, 並由臣飭局設法修整勻配, 留為次等之用。……至後膛砲彈一項, 現始飭局試行添鑄。 其原鑄後膛槍子, 因雜用手器, 亦頗不甚得法。 幸前督臣丁寶幀去年派員赴上海添購機器, 現已陸續解運到川。 將來機器安置停妥, 飭令該局專鑄銅帽、 後門槍彈、 砲彈, 及趕造洋火藥, 較有把握。”

1888年6月3日, 劉秉璋奏四川機器局採購之槍炮機器, 部份在途沉失。 “光緒十一年十一月間, 前督臣丁寶楨任內, 籌備款項, 派令機器局委員補用從九高啟文、 候選府經黃德純親赴上海, 購買外洋槍炮等件。 十三年三月間, 該委員高啟文始將各種槍炮子彈先行運解到川。其機器、 鋼鐵等件, 在宜昌分裝七船, 由川河挽運逆流而上, 於十三年六月間行抵萬縣, 因灘險遭風, 在途沈溺一船。”

“前督臣籌款購辦各種機器, 原為趕造後膛槍枝應用。 局中現只專造後門槍子、 銅火帽及開花炮彈、 拉火、 洋火藥各件, 所有此次已到機器及從前購備各機器, 計已足敷工作。 其沉失未到機器十三部, 現尚無須配用, 應請毋庸補買。”

1888年, 根據四川總督劉秉璋的支用經費折中說: “局中修理機器125件、 水龍八座、 各營舊洋槍2,337桿、 續成洋槍機件12,321件、 新造各種機器120種、 馬梯尼後膛藥彈128,000顆、 毛瑟後膛藥彈139,200顆、 前膛銅火帽4百85萬粒、 克鹿卜炮彈1,200顆、 兩磅包鉛炮彈1,200顆、 克鹿卜炮彈銅七件600副、兩磅包鉛炮彈銅五件600副、 外洋拉火4,400枝、 金陵拉火11,100枝、 亮火包48個、 皮條彈袋80副、 皮帶436個、 藥袋436個、 己成洋火藥83,160斤, 均經試放合用。”

1889年, 根據四川總督劉秉璋的支用經費折中說: “局中修理機器125件、 水龍11座、 各營舊洋槍1,812桿、 續成各種機器13起、 新造毛瑟後膛藥彈344,000顆、 前膛銅火帽5百22萬粒、 克鹿卜炮彈1,200顆、 兩磅包鉛炮彈1,200顆、 克鹿卜炮彈銅七件600副、兩磅包鉛炮彈銅五件600副、 外洋拉火6,000枝、 金陵拉火11,800枝……..又配造各樣機器106起、 己成洋火藥114,100斤, 均經試放合用。”

1890年, 根據四川總督劉秉璋的支用經費折中說: “局中修理機器125件、 水龍13座、 各營舊洋槍1,724桿、 續成各種機器16起、 新造毛瑟後膛藥彈400,000顆、 前膛銅火帽6百35萬粒、 克鹿卜炮彈200顆、 兩磅包鉛炮彈300顆、 克鹿卜炮彈銅七件90副、兩磅包鉛炮彈銅五件160副、 外洋拉火6,000枝、 金陵拉火9,500枝……..又配造各樣機器142起、 己成洋火藥120,120斤, 均經試放合用。”

1891年, 根據四川總督劉秉璋的支用經費折中說: “局中修理機器115件、 水龍10座、 各營舊洋槍1,652桿、 續成各種機器14起、 新造毛瑟後膛藥彈384,000顆、 前膛銅火帽6百60萬粒……..槍頭皮套305個、 皮帶305根、 洋槍子袋50個、 配帶50個、 又配造各樣機器93起、 己成洋火藥121,450斤, 均經試放合用。”

1892年, 根據四川總督劉秉璋的支用經費折中說: “局中修理機器115件、 水龍13座、 各營舊洋槍1,943桿、 續成各種機器19起、 新造毛瑟後膛藥彈416,000顆、 前膛銅火帽7百15萬粒、 各種機器19起、 己成洋火藥117,460斤, 均經試放合用。”

1893年, 根據四川總督劉秉璋的支用經費折中說: “局中修理機器115件、 水龍12座、 各營舊洋槍1,752桿、 續成各種機器26起、 新造毛瑟後膛藥彈384,000顆、 前膛銅火帽6百60萬粒、 各種機器114起、 己成洋火藥87,500斤, 均經試放合用。”

1894年, 根據四川總督劉秉璋的支用經費折中說: “局中修理機器115件、 水龍11座、 各營舊洋槍1,638桿、 續成各種機器29起、 新造毛瑟後膛藥彈384,000顆、 前膛銅火帽6百60萬粒、 各種機器110起、 己成洋火藥115,990斤, 均經試放合用。”

1897年, 四川總督鹿傳霖上奏, 請略為增加機器局經費, 原戶部核准, 每年不超過六萬兩, 請每月增加六百兩。 自從1896年2月增加之後, 局中仿造抬槍、 快利槍及馬梯尼槍、 藥彈、 銅帽、 洋火藥、 修理洋槍, 均著有成效。 1895年重新開始製造馬梯呢槍。 1896年加造抬槍、 快利槍等。 擬請將經費增至八萬兩。

1897年, 根據新任四川總督恭壽的支用經費折中說: “局中修理機器172件、 水龍17座、 各營舊洋槍5,350桿、 續成各種機器37起、 新造馬梯尼槍614桿、 蜀利抬槍200桿、 快利槍20桿、 馬梯尼槍藥彈364,080顆、 蜀利抬槍藥彈65,880顆、 前膛銅火帽8百45萬1千粒、 各種機器624起、 己成洋火藥97,017斤,均經試放合用。”

1898年3月30日四川總督恭壽上奏, 擬自製機器以應榮祿擴充各地機器局之議。 總辦候補道安成稱﹕“該局領銀製造, 每年以八萬兩為度, 不准溢於八萬之外。 核計所造抬槍, 五子快利, 馬梯尼諸槍以及大小藥彈, 工本尚不昂貴。 若添製機器, 加工製造, 更可多造槍枝、 藥、 彈。 惟外洋購買機器, 道遠價昂, 為時過緩, 且川江節節皆灘, 尤慮途中失誤; 該局製造委員、 工匠皆能製造機器, 不如由局中自造, 既可節省經費, 又無灘河險阻, 並可計日告成。”

1898年四川總督奎俊奏請擴充製造, 請由八萬兩再加二萬兩, 仍由成綿道庫土貨厘金項下開支, 奉旨認真推廣製造。

1899年, 根據奎俊的支用經費折中說: “局中修理機器192件、 水龍24座、 舊洋槍3,260桿、 續成各種機器96起、 新造馬梯尼槍1,002桿、 蜀利抬槍1,000桿、 前膛槍1,000桿、 馬梯尼槍藥彈390,400顆、 蜀利抬槍藥彈400,000顆、 前膛銅火帽7百80萬粒、 各種機器735起、 己成洋火藥5,402斤, 均經試放合用。”

1900年, 根據奎俊的支用經費折中說: “局中修理機器199件、 水龍16座、 舊洋槍5,870桿、 續成各種機器114起、 新造馬梯尼槍978桿、 馬梯尼馬槍40桿、 蜀利抬槍1,533桿、 利川前膛槍556桿、 定川小前膛槍203桿、 前膛抬槍44桿、…. 馬梯尼槍藥彈30,560顆、 蜀利抬槍藥彈72,300顆、 十三響槍藥彈10,000顆、 毛瑟槍藥彈987,840顆、 銅火帽8百萬2千粒、 小火98萬8千粒、 銅釘77萬2千顆、 洋火藥27,484斤, 均經試放合用。”

1901年1月10日, 奎俊請為四川機器局添造槍械經費立案; 自1899年經費改為10萬兩, 規模仍小, 請於1900年12月2 日起, 每月增加七百兩, 每月可添造蜀利抬槍10枝、 馬梯尼槍10枝、 前膛手槍20枝、 前膛抬槍15枝。

1901年, 根據奎俊的支用經費折中說: “局中修理機器179件、 水龍8座、 舊洋槍2,054桿、 續成各種機器57起、 新造蜀利抬槍484枝、 馬梯尼槍312枝、 利川前膛槍1,170枝、 定川小前膛槍80枝、 毛瑟抬槍550枝、 毛瑟手槍312枝、 前膛抬槍300枝、 蜀利抬槍藥彈173,000顆、 毛瑟抬槍藥彈108,000顆、 毛瑟手槍藥彈637,800顆、 馬梯尼槍藥彈47,060顆、 銅火帽5百30萬粒、 小火42萬5千粒、 銅釘22萬4千顆、 各種機件1,102起、 洋火藥90,082斤,均經試放合用。”

此處報告可能有誤, 所謂毛瑟手槍, 應為單響毛瑟步槍, M1871式。 在1903年的報告中說, “去年製造毛瑟槍三百餘桿…在今日亦問寙廢。” 可

1902年7月30日, 四川總督奎俊奏四川機器局亟應培修。 “機器局自光緒三年創建廠房, 製造槍炮, 五年停辦, 六年四月十八日奉旨復行開局製造。 並添修熟鐵、 鍋爐、 碾藥各廠房及洋火藥局庫。 川省地氣潮濕, 各廠房、 局庫常受煤氣藥料熏熬, 檀柱均有朽壞。 雖經隨時培補, 無如熟鐵廠、 碾藥廠、 洋火藥局受氣過探, 朽壞尤甚。 現在屋宇歪斜, 大有力傾圯之勢, 亟應趕緊修造。”

“去歲擴充製造, 已添設繪圖委員一人。 此次培修各廠, 應添繪圖、 白藥房各一所, 以資辦公。”

“川省人心浮動, 不能不思患預防。 擬請酌撥威遠軍一營, 移扎局旁, 以資防守。 查局側向有城守營箭道一所, 地基寬廠[敞], 擬於該處建修營房, 將該營駐扎其中。 箭道餘地, 則建修表碼廠, 作為演試槍炮之地。 全城守營箭道, 當在附近購地另修歸還。 計培修添造各項工程, 詳加估核, 撙節動用, 約須庫平銀一萬七千兩。 仍在成綿庫上厘項下開支。”

1902年, 根據奎俊的支用經費折中說: “局中修理機器143件、 水龍10座、 舊洋槍3,941桿、 續成各種機器37起、 新造毛瑟抬槍540桿、 毛瑟手槍387桿、利川前膛手槍1520桿、 毛瑟抬槍藥彈180,000顆、 毛瑟手槍藥彈2,240顆、 馬梯尼槍藥彈528,000顆、 小火1,189,000粒、 銅釘61萬4千顆、 各種機件1,071起、 洋火藥38,252斤, 均經試放合用。”

1903年12月17日, 四川總督錫良奏四川機器局應添設新式槍廠。“川省機器局去年造抬槍五百餘桿, 毛瑟槍三百餘桿, 前膛槍─千五百餘桿。 抬槍笨重, 用時最少, 毛瑟、 前膛在今日亦問寙廢。” 可知不是剛問世出產的毛瑟手槍。

“現惟先在鄂廠購辦, 而該廠應接不暇, 僅允分以千桿, 正初力克造齊。 因令派赴日本閱操之道員羅祟齡訂購日廠步槍二千桿, 配足彈、 藥等件。 合計此三千桿之價費, 約在二十萬, 勉力騰挪應付, 歸入動支防剿經費項下一並報銷。”

“賦斂不宜再重, 厘稅方將議撤, 求其裕邦計而不脧股民生者, 則銀元之擴充銷路一也, 銅元之廠取盈餘二也, 選商辦礦有利無害三也。 銀元者官款收之以倡其始, 必俟民用便之乃獲其益。”

1903年, 根據錫良的支用經費折中說: “局中修配機器182件、 修理水龍11座、 舊洋槍2,830桿、 新造毛瑟抬槍190桿、 毛瑟手槍1,088桿、 利川前膛手槍450桿、 蜀利抬槍40桿、 毛瑟手槍藥彈308,120顆、 馬梯尼槍藥彈11,840顆、 小火570,000粒、 銅釘90萬4千顆、 各種機件1,826起、 洋火藥35,332斤, 均經試放合用。”

1903年冬, 河南候補道京章世恩、 貴州候補道祁祖彝出洋考察軍械機器。 於1904年秋, 在德國蜀赫廠訂購製造新式小口徑毛瑟步槍及造子彈、 造無煙藥機器全套。 其機器為製造毛瑟1903式步槍, 日出50枝步槍、 槍刺50把、 出彈25,000粒、 無煙藥75公斤、 並聘洋匠三名。

1904年, 根據錫良的支用經費折中說: “局中續成機器246起、 修理機器157件、 水龍13座、 舊洋槍2,046桿、 新造砝藍單響毛瑟手槍1,037枝、 毛瑟手槍藥彈715,135顆、 哈乞開斯槍彈1,324顆、 小火256,300粒、 銅釘20萬1千8百顆、 各種機件2,650起、 洋火藥37,892斤,均經試放合用。” 當年同時停造其他各式步槍。
單響毛瑟步槍(M1871)

1905年, 根據錫良的支用經費折中說: “局中續成機器104起、 修理機器168起、 水龍27座、 舊洋槍2,026桿、 新造砝藍單響毛瑟槍1,118枝、 毛瑟手槍藥彈1,273,560顆、 六門轉珠連手槍彈1,220顆、 十三響馬槍彈945顆、 快利子885顆、 銅罐火260顆、 小火457,000粒、 銅釘12萬1千顆、… 各種機件3,534起、 洋火藥26,231斤, 均經試放合用。”
毛瑟M71單響11mm步槍彈

德國毛瑟11厘米1871式子彈諸元:

彈殼長: 60 厘米
子彈全長: 77.98 厘米
子彈全重: 43.03 公克
彈頭長: 27.18 厘米
彈頭重: 25.02 公克、 圓頭彈
裝藥: 4.99 公克黑火藥
槍口初速: 439.83 公尺/秒 (852.42厘米槍管)

1907年, 川省機器局仿製日本明治三十一年新式速射山炮一尊, “口徑七生五, 彈重十二磅, 擊力在六里以外, 係就該廠原有機件改造而成, 於十二月底在城外鳳凰山演試, 準頭、 速率比較原炮尚合戰事之用。 此為四川首次造炮, 四川總督趙爾巽於1908年3月23日奏修建炮彈兩廠, 每年出前式山炮三十餘尊, 砲彈六千餘顆, 統計約需銀十三萬兩。 炮廠機器, 就局中現有機器支配。 彈廠各機及鋼、 銅物料, 均須陸續電滬訂購, 以資備用。 炮身鋼料, 現當試辦, 應暫向滬廠訂買。 俟著有成效, 仍當研究煉鋼之法, 就地鼓鑄。”

1907年3月14日, 鍚良交卸。 而1903年冬, 派河南候補道京章世恩、 貴州候補道祁祖彝出洋考察軍械機器。 於1904年秋, 在德國蜀赫廠訂購製造新式小口徑毛瑟步槍及造子彈、 造無煙藥機器全套。 訂明分三期交銀、 兩批交貨, 均已抵達, 正溯江上運, 於春夏可陸續到廠。 該項採購, 共1,561,173馬克, 折合規銀六十餘萬兩。 因原廠地方不夠, 另建新廠, 槍廠、 彈廠均已大致建成, 藥廠正修建中, 共用銀二十餘萬兩。

1906年, 根據趙爾巽的支用經費折中說: “局中續成機器140起、 修理機器59起、 水龍1座、 舊洋槍1,019桿、 新造砝藍單響毛瑟槍1,420枝……九響毛瑟槍藥彈1,042,800顆、 毛瑟槍藥殼330,020顆、 單響毛瑟槍藥彈326,000顆、 十三響馬槍彈1,200顆、 碰火2,000顆、 紅銅小火460,000粒、 黃銅釘子52萬顆、… 各種機件15,011起、 洋火藥28,185斤,均經試放合用。”

1907年, 根據趙爾巽的支用經費折中說: “局中續成機器58起、 修理機器38起、 水龍29座、 舊洋槍920桿、 新造七生五寸徑開花炮一尊、 砝藍單響毛瑟槍1,230枝……單響毛瑟槍藥彈965,200顆、 單響毛瑟槍藥殼283,040顆、 馬梯尼槍藥彈46,000顆、 紅銅小火900,000粒、 馬梯尼槍藥殼109,000顆、 黃銅釘子52萬顆、… 各種機件22,766起、 洋火藥20,790斤, 均經試放合用。”

1908年, 奏報機器新廠, 建廠基址261畝4分, 圍牆381丈, 機器有造槍機器294部、 造彈機器66部、 修理機器25部、 打鐵房機器29部。 造藥所建廠基址69畝3分, 圍牆196丈, 洗棉花機器3部、 造硝鏹水機器4部、 造硝磺鏹水機器4部、 造酒精以脫機器2部、 碾藥剪藥機器3部、 合藥機1部、 造銅帽機器8部、 烘棉花汽管33節、 生電機大小各一部、 電燈大小1,674盞(各種配用全)、 造磚機1部。

1908年, 根據趙爾巽的支用經費折中說: “局中續成機器25起、 修理機器1,052起、 水龍24座、 舊洋槍352桿、 新造各種機件12,553起、 砝藍單響毛瑟槍1,220枝……單響毛瑟槍藥彈1,001,600顆、 毛瑟槍藥殼341,620顆、 馬梯尼槍藥彈41,600顆、 紅銅小火360,000粒、 馬梯尼槍藥殼20,000顆、 黃銅釘子24萬顆…洋火藥19,250斤, 均經試放合用。”

1909年9月25日, 趙爾巽請陸軍部知照稅務處驗放, 川廠附設學堂購德國各項車床廿具, 小刨床、 中心機各一、 線刀四、 老虎鉗廿、 大小天平四、 共裝廿九箱, 扣實英金2,400磅13先令。

1910年趙爾巽電陸軍部, 川廠機料到齊, 即將開工。 其所購買的各種機器樣板, 均係為製造六厘米五口徑步槍。 但聽該廠總辦說練兵處在1906年6月28日, 規定陸軍步槍口徑為6.8厘米, 槍筒長150倍, (102厘米), 出口速為650公尺/秒。 希望暫製厘米五口徑步槍, 日後再改。 陸軍部回函六八原係奏案, 並非規定。 但滬、 鄂、 粵各廠均已照改, 川廠仍以改為六八為宜。 (漢陽改制六八, 因經費缺乏未成。)
毛瑟六八公厘口徑步槍(M1907)

1909年, 因新廠即將建成, 趙爾巽令舊廠停工。 會辦冷利南上書抗爭, 因新廠籌備、 各項器具均由舊廠人員協助, 而今並無出品, 不宜停辦舊廠。 當時也有重新廠而輕舊廠的情形, 因此冷利南不服, 後終於去職。 舊廠改為炮廠, 籌製火炮及機關槍。

1910年6月1日, 趙爾巽電錫良, 時任盛京, 川省兵工廠已於日昨開工, 成績頗好。 此公創始之功, 如蒙賜以聯額, 尤足壯也。 四川兵工廠於此正式成立。

1911年9月21日, 度支部函, 原准新廠稱機器工業廠, 現改名官立機器工業廠, 須添購機器數十部, 經上海經理蜀赫廠事務之瑞生洋行估價, 共141,211.80馬克, 合庫平銀五萬餘兩, 限七個月在上海交貨。

1912年民國成立, 製造馬克沁機關槍20挺, 因零件太多, 無法製造子彈和彈帶停造。

四川軍政府成立四川造兵局, 下屬兩廠。 原機器局為第一廠, 兵工廠為第二廠。 1913年造兵局裁撤, 兵工廠歸陸軍部直轄, 定名為陸軍部四川兵工廠, 原機器局稱為兵工分廠。

陸軍部報告, 四川兵工廠概況:

兵工廠, 成立於1910年, 設置於四川成都東門外岷江之北三官堂, 全廠面積共二百六十畝, 圍牆以內面積一百五十畝一分九厘六毫, 廠外餘地一百另八畝零四毫, 各廠房及辦公室約居半數。  生產步馬槍類﹕六八、 六五、 七九各種步馬槍。 子彈類﹕銅殼、 火帽、 鋼彈頭。 雜件類﹔步馬槍全身零件。

兵工分廠, 成立於1878年, 設置於四川成都東門內供背橋, 全廠面積共五十四畝有奇, 藝徒學堂地基在內。 生產槍炮類﹕仿造馬克沁機關槍, 二年停造, 仿造奧國思懷式六八機關炮、 克魯伯七生五管退山炮。 彈藥類﹕九響毛瑟槍彈、 仿造三口砲彈、 管退砲彈。 雜件類﹕機關炮全身零件、 山炮全身零件。

造白藥處, 成立於1910年, 設置於四川成都東門外岷江之南, 全處面積一百五十餘畝。 生產藥品類, 白藥、 無煙藥。 雜品類﹕酒精、 依脫硝鏹水。 附屬兵工廠。

造黑藥廠處, 成立於1882年, 設置於四川成都南門外草堂寺之右, 全處面積二十畝有奇。 生產四工酒藥。 附屬兵工分廠。

當時產量為每日步槍25枝、 子彈萬粒、 無煙藥75磅、 黑藥80觔。

1913年, 陸軍部統計表, 四川兵工廠每年生產六八馬步槍15,000枝、 六八槍子7,500,000粒、 無煙火藥45,000磅、 黑火藥21,000磅, 經費2,487,218元。

4月19日, 陸軍部委派楊肇錫為兵工廠督理。

1914年2月5日, 陸軍部電四川都督: “據兵工廠楊督理呈送二年份成績清冊…該廠自四月初一起十一月底止, 本廠僅出槍三千四百十五枝, 彈一百五十萬粒, 藥八千餘磅, 照機器能力僅三分之一, 而用款至三十餘萬元, 原料尚取諸庫儲舊存…川省距都較遠, 見聞難周, 應請貴都督嚴加督率。”

6月23日, 陸軍部又再電四川都督, 由12月至3月的生產報告中, 相比日出50枝步槍、 25,000粒子彈的能力, 仍不及三分之一。

7月25日, 陸軍部令各直屬兵工廠, 滬、 漢、 德、 粵、 川等負責人, 由督理改為總辦。

1915年4月20日陸軍部, 川廠在1914年生產步槍5,000餘枝, 用去經費120萬, 相較漢陽出產15,000枝, 僅用經費不及一百萬, 因此所報概算書無法核准。

9月3日, 陸軍部核准成武將軍陳宦委派張文郁為兵工廠總辦。

11月11日陳宦電統率部, 四川兵工廠每日製造六八厘米步槍20枝, 子彈15,000顆, 現正積極籌備, 明年可提高產量一倍。 兵工分廠修配川省各式槍械, 每月並生產粵式機關槍一挺。 所謂粵式機關槍應是麥特森輕機槍。

1916年12月30日, 陸軍部派徐孝剛為四川兵工廠總辦。

1918年3月, 軍閥熊克武佔據兵工廠, 派吳景英為總辦。 對兵工廠進行整理、 擴張生產。 開始生產毛瑟手槍與奧式守瓦茲洛色(Schwarzlose)重機槍, 機槍月產1至2挺。

守瓦茲洛色水冷式重機槍

守瓦茲洛色是奧地利出產的8mm水冷式重機槍, 曾為捷克、 荷蘭、 瑞典、 匈牙利等多國使用, 其特色是採用不閉鎖的反衝式作業原理, 因此槍管甚短, 以免開膛時子彈尚在槍管中, 使用很強的復進簧、 槍機和槓桿延遲開鎖, 子彈在上膛間要先潤滑, 否則無法退殼。

守瓦茲洛色重機槍諸元:

口徑: 8 厘米(.315 吋), 曾改為多種其他口徑如79等
上彈方式: 織布彈帶, 由右方進入
槍口初速:618.74 公尺/秒
彈頭重: 15.81 公克
槍管長: 52.71 公分
全長: 106.68 公分
槍重: 19.96 公斤
腳架: 三腳架, 約重19.96 公斤
有效距離: 457.2 公尺

1919年, 步槍由68口徑改為79口徑。

1924年, 軍閥楊森佔據兵工廠, 2月28日, 陸軍部准援川軍副司令楊森任命馬德洪為四川兵工廠總辦。 為了趕造軍火, 兵工廠分三班工作, 步槍產量增加到每月100枝。

1925年7月, 楊森退出成都時, 派向時俊部放火燒廠, 大火延燒, 兵工廠受到嚴重破壞。 後來城內舊廠為劉文輝部佔據, 改為24軍槍械修理廠。

12月14日, 因各方多年來爭奪兵工廠, 四川善後會議決定, 兵工廠停止工作, 所有機器封存於成都的四川鐵路公司。

1926年2月, 劉湘、 劉文輝、 鄧錫侯、 田頌堯等人, 又倡議重建兵工廠, 舉篤王思中為總辦, 恢復生產。

1928年, 劉湘創設重慶武器修理所, 位於重慶臨江門外楊家花園, 由劉湘的四川速成陸軍學堂同學藍田玉總負責。 該所起初僅修理武器, 只有8部機器, 60餘名工匠, 後來發展成製造武器的兵工廠。

1929年, 劉湘在重慶成立了一個子彈廠, 原為四川銅元局, 位在長江南岸銅元局鎮。 全廠地基三百七十三市畝, 各式房屋六十六座。 利用銅元局壓片設備等, 改為子彈廠, 1930年定名為第二十一軍子彈廠, 除繼續製造銅元外, 主要製造七九步機槍彈, 並委清華大學畢業的留美學生, 21軍參謀處處長兼戰車大隊長的張東泉負責, 後又改由劉湘的舅子周曉南負責。 1932年以後, 該廠銅元生產全部停止, 全力製造子彈。

1930年時, 四川兵工廠月產步槍100枝、 馬克沁機槍10餘挺、 手槍50餘枝, 員工約1,000人。

1931年時重慶武器修理所已發展到有300多臺機器。

1932年至1933年間, 四川軍閥又開始混戰, 兵工廠終於關閉。

1933年﹐隨著劉湘"安川之役"的得手, 控制了成都, 把原四川兵工廠的可用機器, 運到重慶武器修理所安裝, 因而該所機器增加到400多部, 工人也發展到二三千人。 該所的發展, 實際得力於幾位工程技術人員, 周均時, 德國留學生, 研究兵工, 曾任同濟大學校長, 被劉湘聘為該所高等顧問;何肇中, 原四川兵工廠工人出身, 對製造槍械和各種機床安裝有實際經驗, 沈芷仁, 法國留學生, 對製藥、 電氣、 機械等富有經驗, 黃勤生, 曾在漢陽兵工廠工作過, 熟悉機械加工和製藥。ぃ

1935年2月劉湘署川康綏靖公署主任之職後, 該銅元局子彈廠改為川康綏靖主任公署子彈廠。 至抗戰前夕, 該廠擁有銅殼機、 彈頭機、 子夾機、 裝較機、 軋片機及其他各種機器431部, 有工人近700人。 該廠為劉湘提供了大批子彈。 僅1937年, 其79尖圓步機槍彈的生產就達791萬多發。ぃ

民國初年, 四川陷於軍閥內戰的混亂中, 劉湘、 劉文輝、 鄧錫侯、 田頌堯及楊森爭奪川省的控制權, 其中劉湘及劉文輝尚是遠房叔姪的關係。 最後劉湘佔了上風, 但是此時國民政已趨穩固, 而且日本侵略的意圖日益明顯, 整頓的目標指向了四川。

為了籌備抗戰, 國民政府接受德國軍事顧問的建議, 將川、 黔、 滇建成長久支撐的根據地, 因此積極開始控制西南各省。 1935年2月10日, 南京轄下的四川省政府在重慶成立, 結束了川境長期分裂的局面。 南京方面派遣以賀國光為首的龐大的“參謀團” 和以康澤為首的“軍事委員會別動隊”2,000餘人入川, 把握了四川政治軍事要害。 3月, 蔣介石親自飛渝, 將參謀團改組為“軍事委員會委員長重慶行營”。 同時又在廬山組訓川軍軍官, 縮編川軍部隊, 接管金融財政。 這樣, 四川逐步落入中央控制之中。

1937年6月, 蔣介石派何應欽入川, 以“縮編軍隊”、 “軍民分治”為目的召開“川軍整軍會議” , 結果達成了縮編川軍1/5, 控制“用人”、 “發餉”大權的預期目的。

1937年7月川康整軍會議後, 劉湘為保存重慶武器修理所, 命令該所停止製造武器, 但所有各項機器器具仍須完整保留, 每月由川康綏靖公署津貼費用從事修理工作, 籌劃轉產民品。 10月, 兵工署派員到該所考查, 認為該所生產之捷克輕機槍尚稱精良, 但接收發生困難, 因而採用包工制度簽訂合約, 訂購捷克式輕機槍1,000挺, 規定6個月內繳齊。 實際上, 該所生產能力很大, 每月至少可生產300挺捷克式輕機槍和10萬顆木柄手榴彈。

1937年, 川康綏靖公署子彈廠改為四川第一兵工廠。 由兵工署於8月18日接收, 9月1日開始生產。 主要產品為七九尖、 圓槍彈及銅皮料件, 供應各廠。 該年生產7,915,000粒。 10月, 金陵兵工廠槍彈機器撥交20廠, 由蕪湖起運赴渝, 1938年2月1日全部趕裝完竣, 開工生產。

10月26日, 第一兵工廠接收華興機器廠, 改稱四川第一兵工廠機槍廠, 繼續仿造啟拉利式輕機槍1,900挺, 1939年停造。 華興機器廠是重慶民營華西公司下的一個工廠, 位在重慶大溪溝蔓園。 1933年華西公司與劉湘協議, 由21軍出資20至30萬元期票, 作為預付款, 為21軍製造輕機槍。 1934年開工生產, 仿造瑞士7.9mm啟拉利輕機槍。 1936年為重慶行營所知, 後由兵工署以40萬元收購。

 
啟拉利輕機槍

啟拉利輕機槍(Neuhausen KE7)是由啟拉利及恩得(Kiraly and Ende)所設計, 由瑞士軍火公司(SIG, Schweizerische Industrie-Gesellschaft, Swiss Industrial Company, Neuhausen)製造, 只有小量生產, 曾有一批賣到中國, 原槍使用7.5mmx55, 後作力作用, 20發彈匣, 全長1,100mm, 槍管長600mm, 膛線4條右旋。
兵工署第20工廠廠徽

 

1938年3月, 四川第一兵工廠改為兵工署第20工廠。 12月底, 機槍廠拼入21廠。

20廠7月奉命接收陝一廠籌備處機器。 至年底全部運到, 1941年5月1日方全部運裝於第三所。

為了避免空襲損害及容納寧、 陝接收機器, 20廠於1938年底, 選定康家灣、 趙家灣中間地段, 征用民地1849餘市畝, 擴大興建新廠, 至1940年完成。

1938年11月, 兵工署50廠工程師鄭大強, 奉派整理成都的四川兵工廠。

1939年, 重慶武器修理所所長藍田玉詮敘為中將, 同年6月17日, 重慶武器修理所為兵工署第五十工廠全部接收。 同年7月, 原重慶武器修理所製造捷克式輕機槍部份, 並入第二十一工廠輕機關槍廠。 該所自開設至抗戰前夕近10年間生產的主要武器及數量如下: 825迫擊砲750門、 825迫擊砲彈17萬餘發、 槍榴彈10萬發、 擲彈槍1,000枝、 4生7迫擊砲2,800門、 4生7迫擊砲彈32萬餘發、 沖鋒槍4, 700餘枝、 手榴彈39萬餘顆、 捷克式機槍2,000餘挺、 137迫擊砲56門、 137迫擊砲彈5,000餘發、 137短管炮12門、 60P飛機彈3,000餘枚、 120P飛機彈180枚、 步槍2萬餘枝。あ

1939年4月5日, 成都的四川兵工廠改為50廠藝徒學校, 由鄭大強任校長, 有學生約三百人。

1940年, 20廠始造7.63手槍彈, 該年生產1百萬粒。 9月28日, 成都50廠藝徒學校改為兵工署第一技工學校, 仍由鄭大強任校長。
兵工署第50工廠廠徽

 

1941年7月1日, 成都兵工署第一技工學校改為50工廠分廠, 10月25日由鄭大強任分廠廠長, 有員工約八、 九百人。 生產60迫擊炮彈及炮彈底火。

 

1942年春, 奉命開始製造47迫擊炮彈, 引信底火為自行設計, 至秋季開始正式生產。

1943年7月, 鄭大強調任兵工研究委員, 分廠廠長由50廠廠長丁天雄兼任。

1946年4月17日, 20廠奉命接收21廠綦江分廠, 7月開始拆運, 經過半年始行運到, 安裝於第五製造所。
軍政部兵工署第五十工廠廠印

 

10月1日, 20廠奉命籌造美式.30M2槍彈, 於原25廠張家溪舊址成立美式槍彈籌造處。 1947年2月已正式出品70萬發。 1947年12月1日正式成立張家溪製造處, 由總工程師任景彭為處長, 有工人1,733名、 職員93員。

1946年50廠分廠奉命結束, 於1947年1月, 成都分廠正式結束。 廠址交給四川大學接收, 機器44部交給31廠, 155部交給50廠, 其餘267部交給四川大學。 7月交接結束, 8月人員離開成都。

4月, 20廠第二製造所奉命將七九槍彈機逐漸改為.30槍彈機, 已改成兩套, 又奉命改回七九槍彈機。

1949年11月30日, 共軍進入重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