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兵工軼聞(一)

壹. 浙江省自辦浙江鐵工廠

浙江省在對日抗戰時期, 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地區, 日軍, 偽軍, 游擊隊, 共軍和國軍濟濟一堂, 犬牙交錯, 環境異常複雜. 在這樣的情況下, 出現了一個怪異的省辦兵工廠, 而且辦得比中央政府的直署兵工廠還好.

麗水地區位於浙江西南部,包括麗水,縉雲,青田,雲和,景寧,慶元,龍泉,
遂昌,松陽等九縣市,地區行政公署駐麗水市。

雲和是”九山半水半分田”的山區縣,境內以高丘及低, 中山為主, 地勢自西南向東北傾斜, 山脈有南部的洞宮山脈和北部的仙霞嶺山脈余支, 海拔千米以上山峰有184座, 多分佈在西南部, 最高峰白鶴尖, 海拔1593.1米。 山地, 丘陵間陷落成山間盆地, 龍泉溪及支流沿岸有寬窄不等的河谷盆地, 其中以雲和盆地面積最大, 約26平方公里, 為雲和縣主要產糧區。 全縣耕地面積7.23萬畝,平均每人0.66畝。 抗戰期間(1937-1945)全縣征集兵員5690人,陣亡, 病故478人。

黃紹竑

抗戰開始時, 由於當時政府只發槍械給正規軍隊, 浙江省省主席黃紹竑(季寬,原任第二戰區副司令官, 山西會戰於11月10日結束, 太原以及晉省已大部淪入日軍手中。 黃於1937年12月抵淅), 為了武裝自衛團隊, 創設了浙江鐵工廠。

黃紹竑廣西省容縣人, 畢業於保定軍校。 屬於桂系, 黃與白祟禧, 李宗仁齊名, 曾於1932年任國府內政部部長, 軍事委員會作戰部部長, 湖北省省主席, 浙江省省主席等職。 中共建政後由香港回歸, 任政協委員。 蔣介石指派他到蔣的家鄉去主政,算是十分推重的。 黃卻不是唯命是從的人, 而且桂系的人一向不服蔣, 因此他在浙江省抗戰時主政的八年, 又幾近在敵後, 形同獨立, 也才有省辦自衛團隊和兵工廠的事。

設立當初, 是以從杭州撤出的一些機器和工人為基礎。 當時日軍逼近杭州, 黃紹竑強制命令將杭州的工廠拆遷。 杭州的鐵工廠有十幾家, 全部撤出者, 有大來鐵工廠、 協昌鐵工廠、 應振鐵工廠、 金興鐵工廠、 熔瑞鐵工廠等不到十家, 還有些小廠未撤出。 至12月23日凌晨工兵將錢塘江大橋炸毀, 仍有許多機器留在北岸的南星橋、 三廊廟碼頭, 過江的不到十分之三、 四。 由黃紹竑決定, 於1938年1月在麗水大港頭合組浙江鐵工廠, 由有機器製造經驗的黃祝民為廠長, 黃是廣東人, 曾經留美, 是黃紹竑的姪兒。 經過3個月摸索才製出1把步槍和1把機關槍, 效果不是很好。 到了7月才成功的開始生產。 其步槍是仿造自中正式步槍卻不稱為中正式。 只以七七式稱之, 是不忘七七之意。 最近發現的一篇文件, 由浙鐵鍛工車間領班兼步槍技術設計製造馬英才所寫, 步槍是仿自比利時FN的1930式。 當時並曾生產連發的20響毛瑟手槍。 9月1日,浙江鐵工廠小順一廠在小順創辦。創辦。

浙江鐵工廠廠長是政府派的, 機器卻都是私人的。 官辦不合適, 私辦又不允許, 結果是亦官亦商, 實際上仍是官辦。 經過研究, 成立一個董事會, 作為鐵工廠的領號機構, 黃紹竑自兼董事長, 伍廷颺兼副董車長, 還有宣鐵吾、 黃祖培、 李立民一些廳處長、 秘書長、 以及撤退出來的各個廠的廠主, 都當董事。 董事會之下, 設廠長一人總負責。

七七式步槍槍匣銘記的演進

原先只有20多部機器, 後來擴充到1000餘部。 製造步槍, 機關槍, 迫擊砲, 迫擊砲彈, 翻造槍彈, 炸彈, 手榴彈, 槍榴彈。 自衛團隊用不了, 還賣給國軍和各省。由於浙江遠在敵後, 財政獨立, 其經費來自本地收入。

材料用從杭筩鐵路拆下來, 棄置路側的大量鋼軌運來, 作步槍槍筒的材料, 又將寧波、 溫州幾家鐵工廠的機器也拆運來以充實三個廠的設備。 杭州、 溫 州、 寧波集攏來的工人也多起來了, 全廠職工已有五千人以上, 連同家屬, 超過了一萬人。

1939年時, 大港頭製造工作母機, 另有小順, 石塘, 玉溪3個分廠。 同時又成立一個實驗室, 專門從事兵器研究和實驗工作。 可作到研究, 設計, 實驗與生產結合在一起。

一廠設總廠所在地小順, 製造步槍, 是人數最多的廠, 有一千多工人。 每天生產"中正式"步槍12枝, 還製造過黃紹竑親自設計的槍榴彈。

二廠設在場頭嘴, 製造機關槍。 廠長為胡四興, 有工人八百多人。

三廠設在玉溪, 製造炸藥和手榴彈。 廠長為徐幼初, 有工人七百多人。

四廠設在大港頭, 負責各種機械修理。 廠長由黃祝民兼任, 有工人八百多人。

1939年4月2日,周恩來由重慶抵達, 省政府主席黃紹竑陪同到小順,次日上午視察浙江鐵工廠。

1940年9月23日,甫洋華僑籌賑祖國難民總會主席兼南洋華僑回國慰勞團團長陳嘉庚一行,到小順鐵工廠慰問。10月,浙江鐵工廠小順一廠工人反對當局虐待工人,干涉抗日活動,舉行罷工。

1941年時浙江有21個自衛團, 2萬餘人。 黃紹竑將生產之武器命名為七七式步槍, 七七式輕機槍, 七七式槍榴彈筒等。 其品質非常優良。

中正式與七七式步槍

經過工人們與技術人員的不斷努力, 浙江鐵工廠的產品質量、 數量都不斷提高。 如捷克式機槍由胡四興設計改進, 其活塞原來是方形, 改為圓形, 外形和捷克式一樣,但發射速度快, 製造也快, 超過了捷克式。 產量由每月二十挺增加到每月六十餘挺。 步槍經過馬英才的設計改進, 由日產二十餘枝, 提高到日產一百餘支。 手榴彈的月產一萬枚, 提高到六萬餘枚。 黃紹竑還親自設計了一種槍榴彈, 代替手擲, 經工人技術人員試製改進, 也投入生產。

當時浙江鐵工廠有4,000多工人, 1,000多部機器, 每月可產1,000多枝步槍, 50多挺輕機槍, 5, 6萬枚手榴彈。 運銷到廣東, 廣西, 貴州, 福建, 安徽, 甘肅等省分。

浙鐵廠徽由來的推測

1941年3月, 在兵工統一, 制式統一的呼籲下, 浙江鐵工廠為軍政部收歸中央辦理, 成立兵工署東南區第二分廠。

場頭嘴廠務主任總領班趙瑞宗、 毛師傅兩人是製造機槍的能手。 倆人辭職走後, 造出來的機槍, 質量很低劣, 一打響, 撞針就打平, 連槍桿也損壞了。 從此機槍就不能製造, 終於停產。

1942年7月, 日軍第70師團226、 227聯隊向浙東攻擊。 浙江省政府由松陽縣遷至雲和縣, 浙江鐵工廠遷福建省南平縣峽陽鎮, 一部份遷到西芹鎮沙門, 在1943年夏搬遷完畢。 不能搬遷的廠房都埋設了炸藥, 準備日軍逼近時炸毀。 其中玉溪分廠在日軍接近甌江渡口時引爆, 日軍轉攻北邊的松楊。 小順及大港頭廠房因而保存, 至1949年為中共接管。

當時廠長仍為黃祝民, 秘書戴穎浙江人, 下設四課, 工務課課長潭世義廣西人。購置課課長湯之盤, 福利課課長姓鄭, 會計課課長姓陳。 生產部門設步槍所, 所長姓趙, 機槍所所長姓柳, 火工所所長徐幼初, 衛生隊隊長謝自嘉等。

全廠職工有三千餘人。 主要骨幹多係兩廣人, 中下級幹部多係浙江人。 峽陽鎮內及附近農村青年有許多人入廠做工。

該廠產品計有捷克式機槍、 中正式步槍、 槍榴彈、 雷管、 炸藥等武器彈藥。 其原材料以舊鐵軌為主, 也有舊機器。 發電動力木炭為燃料, 鍛工車間有用手工操作, 成品則用人工裝卸, 民船運輸到南平轉運。

1944年兵工署的記載中有東南區福建南平廠, 每月生產400枝步槍, 10門82迫擊砲, 40,000枚手榴彈的記錄。 到了1945年, 只有每月生產10門82迫擊砲, 25,000枚手榴彈。

七七式步槍槍匣
晚期型七七式步槍槍匣

1946年東南區所有兵工廠因復員減縮而奉命停工, 就地成立保管處, 6月9月底完成, 共資遣職員220名, 工人1,432名。

黃紹竑於1966年八月卒於北京, 年71歲。

以1938到1942平均每年10, 000枝步槍, 1944年5,000枝計算, 浙江鐵工廠起碼製出了四萬五千枝以上的七七步槍。 很多在美國的中國步槍收藏家, 都見過這種槍, 卻很少人知道這一段軼聞。


 

貳. 清軍的怪兵器-抬槍

英文中稱抬槍為Jingall或Gingall, (又有稱為Wall Gun)。 其字源據Ian Heath說來自印度語(Hindustani) jangal。 原是泛指大口徑的火繩槍, 19世紀後, 成為專指中國抬槍的名詞。

抬槍就是一把放大的單發步槍, 是中國所獨創, 在世界各國都沒有的武器。 在清軍的各級部隊中使用的非常廣泛, 是一種制式武器。 而且各製造局都有生產, 廣東製造局, 天津行營, 湖北槍砲廠, 江南製造局等的生產記錄中都列有抬槍一項, 從每年數十桿到一兩百不等。 其中金陵製造局更是擅長此道, 算是其招牌產品之一。 但是沒有標準, 各式各樣的抬槍由1.8公尺到5公尺, 口徑由2.5公分到發射2磅彈頭的龐然巨物都有。 操作手則由兩人到五個人不等。 大型的抬槍, 多是置於三腳架或兩腳架上使用。

『清會典』所載兵丁鳥槍, 使用火繩發火, 有瞄推裝置, 帶搠杖(即推彈桿), 用圓形鉛彈, 槍長六尺一寸, 重六斤。 抬槍形制與鳥槍同, 只是更大更重, 重量從十二三斤至三十幾斤不等, 其中較重的又叫抬炮。 抬槍與抬炮並沒有嚴格的定義"抬槍成式, 長七尺五寸……木鞘長五尺, 距鞘梢尺餘, 鑿通一孔, 上穿皮帶, 一人將槍安於肩上, 雙手勒定皮帶, 又一人將槍尾托定, 看準鉤發, 可發三百餘步, 吃藥三兩五錢, 鉛子重五錢, 可裝五發。" 有人指出, 拉住槍管的行為, 一定會影響射擊的準確性。

在鴉片戰爭之時(1840前後), 清軍的基本作戰單位是百人哨, 其中再分成10個小隊, 用火器和刀箭的各佔一半。 作戰時, 第一線是20名抬槍手, 第二線是30名火槍手, 然後是50名持藤牌, 挑刀, 長矛, 弓箭的哨隊兵。 稱為鳥槍三疊陣。 這是從明末一直沿用下來的陣法, 是根據各兵所用武器殺傷能力, 由遠而近排出來的。 抬槍這個怪兵器, 在19世紀初開始出現, 因此有100年左右在中國部隊中屬於第一線武器。

1860年代時清軍使用抬槍作戰圖
來自Ian Heath的Arimies of the 19th Century: China

1875年時, 有記錄說在廣東製造局中, 製造Remington和Spencer兩種後膛槍機的抬槍, 口徑一吋(2.54公分), 槍長6呎(1.92公尺)。

1895年3月兩江總督張之洞, 在中日甲午戰爭時曾寫信給臺灣巡撫唐景崧, 傳授他想出來的土造子母抬槍的尺寸和用法, 其實就是用金屬管裝藥, 用在後膛火藥槍中, 每射擊一次, 就換裝一個新的藥管。 當時後膛連珠槍和子彈已經很普遍, 他的意思是在軍械無法接濟時, 不妨試一下他這個土造子母抬槍。 在西方的報導中, 1857年第二次鴉片戰爭時, 在廣東就有這種形式抬槍的記錄。 裝填手攜帶數個藥管, 輪番使用。 這是一種很先進的設計, 不用由槍口裝藥, 可以快速的由後膛裝填, 可惜並沒有繼續發展, 進步到金屬全裝彈藥。

1895年12月7日, 山東巡撫李秉衡, 奏山東機器局製成堅利遠後膛抬槍, 大端因之毛瑟, 兼有比利時之渾堅, 哈乞克斯之利捷, 試放可及四里之遠。 即名之為堅利遠後膛抬槍。 1901年百日維新時, 他又上奏, 認為這抬槍又費錢, 又費工料, 而且沒什麼大用, 應立即停造。

1896年北洋大臣, 直隸總督王文韶奏天津行營製造局製造抬槍片中說: 該局製成邊機, 中機二桿...惟邊機太重, 每桿在三十斤,  中機改造邊機, 其尺寸斤兩仍與中機一致。 請飭該局按照此式製造邊機前門大式抬槍五百桿...中機改造為邊機前門小式抬槍一千桿。 這是屬於不同擊發方式的。 (三十斤可比較於江南製造局的快利步槍重七斤二兩)。

繼任的北洋大臣, 直隸總督裕祿的片中說: 天津行營製造局自行鑄造五六分口徑後膛力拂抬槍器具一副。 自行鑄造五分口徑後膛力拂抬槍子彈器具一副。 自行鑄造前膛抬槍器具一副。 這是屬於後膛式的。

在中日在甲午戰爭之後, 盛宣懷曾說: "此次戰爭(甲午戰爭), 惟抬槍制勝, 金陵製造局所造後門抬槍能及遠, 較快砲得力。" 他要求該局"多多趕造。" 戰爭時, 有一個外國人說到, 他在在金陵製造局看到他們製造一把巨大的毛瑟抬槍, 槍長2.75公尺, 射程可達2.28公里, 但是照門刻度只有548公尺。

另外據說北京的軍事博物館中還有一把是雷明頓(Remington)的Rolling Block式的。 可見當時並無標準可言, 隨各局各軍的喜好, 自行其是, 找一把步槍放大就是抬槍了。

1898年英人貝斯福(Admiral Charles Beresford)說得較中肯, 在提及金陵製造局時他說: "機器多是現代的, 頭等的, 但用來製造過時的無用的軍需物品, 他們….大部份的機器用來製造抬槍"

1899年劉坤一報告: 寧局(金陵製造局)每年可造後膛抬槍180枝。

重型抬槍裝在腳架上發射
來自Ian Heath的Armies of the 19th Century: China

貝斯福也提到廣東製造局,”在製造每把毛瑟槍的同時, 製造兩把抬槍”。 他形容他在那裡見到的抬槍是: “我見過最長的一種, 大約9呎8吋長, 重約40磅到60磅之間。 作戰時, 須要由三個人來操作, 兩個人抬槍, 第三個人瞄準射擊。”

1900年義和團事件時, 四川機器局運200桿蜀利抬槍, 連同28800顆子彈支援西安行在的勤王部隊。 蜀利抬槍是1897年才開始製造的。

在美國的密爾瓦基公共博物館(Nunnemacher Collection, Milwaukee Public Museum)中有一把金陵製造局所造的抬槍, 其槍機是仿自雷明頓(Remington-Lee), 製造年份是1897年。 口徑是.76吋, 單發, 槍管長59吋。 還有一把在英國的Ministry of Defense, Pattern Room, Nottingham。

抬槍及槍管上的篆書銘文

2000年4月美國的一次槍展中, 曾有過一把北洋行營製造的抬槍出售, 大致如上圖所繪。 槍管上的銘文是篆書: 光緒乙未北洋行營製造局造。 光緒乙未是1895年, 北洋行營位在天津。

槍機應是力拂(Lebel)式的, 在槍匣上閉鎖, 無前閉鎖榫, 口徑是60公厘, 大約6尺長, 有來復線, 槍重約40至50磅間, 單發。 槍托上的洞是用來分解槍栓的, 將拉柄插入洞中, 即可旋下。 是一名英國人在加州的槍商處寄賣, 開價$3999。 據說是八國聯軍時被英軍繳獲的戰利品。

這樣的武器, 威力應該相當於後代的無後座力砲, 但是以其槍托來看, 是要操作者抵肩射擊。 據說射擊者常常為被後座力打翻在地上, 因此裝藥時常常偷工減料, 以減輕痛苦, 當然射程和威力也會大受影響。 英軍在1860年的報告中說, 抬槍的子彈四處亂掉, 除非運氣極差撞上, 沒有步槍延伸的彈道來得有用。

有的抬槍也會裝上散子, 如同散彈槍一樣, 近距離殺傷力極大。 1858年時, 在廣州的街上, 有人對準了一隊14人的英國巡邏兵發射抬槍, 當場打死一個, 打傷八個, 其中兩人須接受截肢手術。

其戰術思想當然是提供步兵額外的支援性火力, 但論及其實用性則相當可疑, 尤其是須要二到三個人操作, (基於設計, 有不同的操作法, 李鴻章曾在信函中提到, 三個人操作兩桿抬槍)。 相當於一把重機槍或迫擊砲所須的人力資源。 比較起來, 現代裝在M16上的M 203榴彈槍, 可謂短小精悍了。

一直用到袁世凱小站練兵, 用洋槍, 洋砲, 洋鼓, 洋號, 還戴洋帽。 抬槍才退出了中國部隊。


 

參. 閻錫山的陰謀 - 山西軍人工藝實習廠

山西的兵工事業始於1898年3月, 山西巡撫胡聘之上奏成立山西機器局, 經由天津洋行訂購製造槍砲機器42種, 刨床, 旋床各一副, 毛瑟步槍二千枝, 馬槍一千枝, 子彈110萬粒。 地點設在省城太原北關外柏樹園千佛寺廟地38畝, 一切廠屋按洋式修造, 建成廠房22間, 由以往所餘之關稅金5萬兩為經費。 此為晉省創建兵工廠之始。

設立初期, 分為兩部, 一為翻沙, 虎鉗及鍛工三廠, 另一部為車刨及插銑兩廠. 由於製造機器不全, 人員缺乏, 材料由天津運來, 槍砲皆以手工製成, 價格昂貴。 1900年義和團事件時, 慈禧太后等倉皇出京, 道經太原, 軍械廠曾為扈駕衛隊馬玉琨部修械, 得到不少賞賜. 1901年由劉敬修擔任總辦. 1904年6月奉旨停造槍械, 裁減工匠, 只專事修理。 1906年因州縣辦理巡警須要, 又開始製造來復槍。

1907年春季, 造成三生七過山快砲1尊, 來復槍60枝, 馬槍28枝。

1909年2月造曼里夏樣槍一把, 其餘各個月分, 製造10至20枝毛瑟步槍, 並修理各種槍械。
抗戰時的閻錫山


閻錫山(1883年10月8日-1960年5月 3日), 字伯川, 生于山西省五臺縣河邊村(今屬定襄縣)永和堡的一個地主兼放貸者家裡。 閻錫山五歲喪母, 寄居舅父家, 由外祖母撫養成人。 九歲入私塾, 16歲隨父閻書堂(子明)到五臺縣城內自家開設的吉慶昌錢鋪學商, 經手貸款及金融業務。 1900年, 閻書堂的錢鋪倒閉, 閻錫山隨父躲債流落太原。 為了生計, 閻錫山曾在裕盛店(客棧)當過店員。

1902年, 閻錫山參加了山西武備學堂的招生考試, 並被錄取。 在3年的初步軍事教育後, 又在1904年被清政府選送日本學習陸軍。 他先後在東京振武學校, 弘前步兵第31聯隊和東京日本士官學校學習5年。 在日本留學時, 加入中國同盟會。

1911年10月29日, 太原革命黨人起義, 攻佔巡撫署, 擊斃巡撫陸鐘琦。 在太原起義成功當天, 為籌商大計, 推舉領導人。 閻錫山, 溫壽泉, 張樹幟, 姚以價等起義領導人在咨議局舉行了緊急會議。 陸軍督練公所總辦姚鴻法等人, 也應邀參加, 投票選舉都督。 選舉中, 張樹幟發覺有選立憲派首領梁善濟的傾向, 便持手槍跳到主席臺上, 將梁善濟擠到身後, 大聲說﹕”應當推選閻錫山為大都督, 大家一齊舉手﹗” 議員在驚愕中, 相顧舉手。 粱善濟見勢不佳, 從後門離開會場。 張樹幟又大聲說﹕“應當推選溫壽泉為副都督。”也一致通過。 閻錫山就這樣當上了山西大都督。 統治了山西38年。

1912年閻錫山電陸軍部說, 山西機器製造局只有14匹馬力小汽機一副, 各種車床十餘部。 只能修理槍砲, 不能製造。 每月經費須一千七百兩。 閻委任留學英國的定襄縣人李蒙淑(陶庵)為局長, 進行整頓, 稍加擴充, 分為翻沙, 鍛工, 木樣, 機器四廠. 匠徒增加至200餘人, 以修配閻由歸綏一帶得來的日式軍器為主.

1913年2月, 閻錫山函陸軍部, 擬往天津秘里洋行為巡警購買自來得手槍四打, 子彈七千粒, 二號伯浪林手槍一打, 子彈一千粒。 陸軍部以其價格超過平常一倍, 不予核准。

1914年7月因機械局並不製造機械, 將機械局改稱山西修械所。 隸屬於山西軍械局. 李改任局員. 由陽曲縣人郝祥徵任軍械局局長. 10月又由李復任局長.

1915年, 以晉省警備隊所需, 陸軍部飭上海製造局撥給山西七九步槍3200枝, 子彈120萬粒, 手槍75枝, 子彈2萬5千發。

1917年閻錫山受任為省長。 由此到1924年之間, 閻錫山採取的是保境安民, 韜光養晦的政策。 暗中卻在擴軍備戰, 他修建了可以大量製造步槍,機槍,大砲和彈藥的兵工廠, 又把軍隊由民國初年的4個旅擴編為17個師。

1918年在修械所內增設銅元局, 以取代流通的制錢. 並增添機器, 擴建廠房. 此時有職工500-600人.

1919年設立工藝實習學校。 在五四運動時解散, 之後轉送到師範職業班.

1920年七月合併修械所與銅元廠為山西軍人工藝實習廠。 由李蒙淑任廠長. 其上設總辦, 由山西第一旅旅長商震兼任.

1922年8月, 陸軍部發護照給向日本購得硫酸15箱, 硝酸6箱, 經天津運往太原。 8月4日陸軍部發護照給向德商禮和洋行訂購鉆床1部, 銑床3部, 車床2部, 共約4噸。 又由上海兵工廠訂購79及65子袋銅皮5噸, 65白銅子袋簧1噸。 8月17日陸軍部發護照給向上海兵工廠訂購銅盂10噸, 由上海大豐公司訂妥壓邊機, 舂床機, 雙縫接口機, 焊錫機, 焊筒機, 磨刀機, 滾邊機, 剪刀機, 手扳邊機, 6尺高鉆機共11部連附屬零件重10噸。

1923年4月陸軍部發護照給向上海漢運洋行採購之12尺, 15尺, 18尺, 25尺車床各1部, 5尺鉋床, 雙桿鉆床各1部。 並由慎昌洋行訂購工輪磨筒機1部。 又由怡和洋行購得6尺車床19部, 30尺車床1部, 大車床7部。 以上機器34部, 重50噸。 5月, 上海兵工廠運交無煙藥2000磅。 7月取消總辦, 進行改組, 將全廠分為三科, 各設主任管理. 9月設兵工研究會於廠中, 由廠長任會長, 專研兵器製造及改進. 聘請有經驗的軍官為研究員, 調選優秀學生為研究生.

1924年設飛機廠, 仿造飛機. 設立育才煉鋼廠及育才機器廠, 以補充所需之機器及鋼材.

1月17日, 議員張士材條陳閻錫山設立兵工廠的陰謀。

太原北門外銅元廠, 直皖戰後(1920年7月, 為直系軍閩曹錕, 吳佩孚, 奉系軍閩張作霖與皖系軍閩段祺瑞間之一場混戰), 即改為軍人工藝實習廠,  廠長為李陶庵。 該廠內分溶鑄場, 槍場, 砲場, 機關槍場, 火藥場, 炸彈場, 砲彈場, 有工人2000餘人。

汽車廠, 即兵工廠, 在小北門內, 舊學兵九團團長榮達三管理,  該廠有工匠800人, 近日又從湖北僱來工師6人, 該廠儲子彈最多, 又存大砲12尊, 地雷100個。 廠中分第一場, 第二場。 第二場不准人參觀。

陽泉車站近設一溶化廠。 廠內亦設兵工場, 此場主要課目能造開花步槍(可能是散彈槍), 可裝開花彈數十粒,  雖不若其他步槍擊射之遠, 然彈性最烈。 戰時公法所禁之品(散彈槍並不在國際公法禁止之列), 彼竟公然製造。 該廠又造開花地雷, 每雷腹貯開花彈。

9月間, 一批採購的手槍和子彈在上海為海關扣留。 江海關督都稱為松滬護軍使所命, 軍事吃緊, 地方戒嚴時期, 所有軍用物品, 不論持有何方護照, 運往何方, 一律停止放行。
所謂的軍事吃緊, 是當時江蘇督軍齊燮元為了爭奪淞滬, 與盧永祥積怨甚深。經曹錕, 吳佩孚同意, 孫傳芳便與齊燮元合謀進攻浙江。 9月3日, 江浙戰爭爆發。 雙方軍隊在嘉定, 黃渡, 太倉, 瀏陽一帶相持不下。 後因孫率兵入浙, 浙江警務處長夏超起為內應,盧永祥被迫放棄浙江, 將所部集中于淞滬一帶。 接著, 聯軍進攻淞滬, 盧永祥兵敗, 于10月12 日通電下野, 逃往日本。 江浙戰爭遂告結束。

山西省素稱”煤鐵之鄉”, 煤質優良, 大同, 太原的西山, 陽泉等地為主要產地, 鐵礦以繁峙, 陽泉, 晉城等地最重要。 這些資源提供了製作武器的基本原料。

1925年復於廠長之上設總辦, 由黃國梁擔任。 是年停辦銅元局及煉銅等事。 11月將無煙藥廠, 硝酸廠及炸藥廠劃出實習工廠, 成立山西火藥廠, 由張愷擔任廠長。

1927年改稱太原兵工廠, 計有砲, 槍, 槍彈, 砲彈, 衝鋒槍, 機關槍, 炸彈, 飛機等17廠。 取消廠長, 總辦等職務, 由閻直接自行管轄。 仿造M1896式毛瑟手槍製成7.63mm口徑手槍, 稱為自來得手槍。 仿造M1921式湯姆遜衝鋒槍, 口徑為11.25mm。 當時有員工八千人以上, 日夜工作。 閻同時加入北伐之行列, 支持革命軍。

晉造湯姆遜衝鋒機關槍, 照片由Tracie Hill, Thompson: the American Legend作者, Newark, Ohio提供。

槍匣銘記, 下方選鈕的"單"和"停"字清晰可見。 照片由Tracie Hill, Thompson: the American Legend作者, Newark, Ohio提供。

1937年山西會戰忻口前線的我軍砲兵
湯姆遜式手提輕機槍清晰可見

1928年年底東北易幟, 中華民國統一。 因響應蔣介石的弭兵呼籲, 又改名為山西軍人工藝實習廠. 1929年蔣介石委任閻錫山為全國海陸空軍副總司令, 使閻處於一人之下, 萬人之上的地位。 但他從未到南京視事。 該年根據德M1896式毛瑟手槍放大改進的11.25mm(.45 ACP) 手槍, 稱為17(年)式手槍。


晉造17式45口徑自來得手槍

1937年山西廣陽前線林彪之115師
士兵以裝上槍托之自來得手槍拒敵

1930年中原大戰前閻將晉軍擴充為10個軍, 4個保安縱隊, 4個騎兵師和7個砲兵旅, 共約20萬人。

中原大戰於1930年4月到9月進行, 在大戰期間處於舉足輕重地位的張學良,當局勢日趨明朗時, 於9月18日通電擁蔣, 派兵入關。 面臨南北夾擊之勢, 閻錫山, 馮玉祥等反蔣軍全線崩潰, 蔣介石取得了中原大戰的勝利。 閻錫山於10月15日宣佈下野, 12月潛赴大連, 託庇於日本。 此戰軍民死傷近30萬人, 豫魯兩省赤地千里, 餓殍遍野。

兵工廠因閻戰敗下野, 無人管理, 經費又受作戰影響, 產生困難, 因而多次編遣, 由萬餘員工縮減到二千人左右.

晉造步槍槍匣銘記
序號前徽記

在1931年3月兵工署報告中說, 該廠日產三八式六五步槍(6.5mm仿造日本38式步槍)40枝, 哈其開斯機關槍20枝, 子彈8萬發, 共有9廠8000員工。 8月閻錫山以父病為名潛回山西。 在918事變後, 閻錫山經多方運作, 國民政府於1932年2月20日任命閻錫山為太原綏靖主任。 當年合併各廠及所餘員工為太原修械所, 由郭夙朝任所長。 停止所有軍械製造, 僅作整理修配工作. 成立厚生工業部, 專門承攬機器製造及修配工作.

晉造65式步槍

在東山再起之後, 閻錫山致力於實業建設, 在數年之內創建了包括採礦, 冶金, 採煤, 發電, 機械, 化工, 兵器, 水泥, 皮革, 毛紡, 造紙, 捲煙, 火柴等輕重工業廠礦的西北實業公司。 修築了長達860余公里的同蒲鐵路, 成立了山西省營業公社, 整頓了山西省銀行, 新建了鐵路, 鹽業, 墾業等銀號, 並為“四銀行號”成立了實物準備庫。 到抗日戰爭前夕, 在山西形成了一個龐大的實業體, 資產達到2億銀元。

1932年為了避免蔣介石懷疑, 兵工廠改稱壬申製造廠(是年為壬申年), 並攬製社會用品。 該年9月改隸西北實業公司。

1936年, 閻錫山要求將太原兵工廠由中央接收。 其理由是因兵工廠在太原北門外, 無防空措施, 一旦國際戰爭發生, 恐怕損失慘重. 俞大維受命於蔣介石, 派出楊繼曾去太原一探究竟。

楊繼曾的報告說: 太原兵工廠於1934年, 將各廠交由西北實業公司, 分包與各廠廠長營業。 其原屬於兵工廠者, 計分11廠。

砲廠: 砲廠原有山野砲工廠, 其設備因停用既久, 廠屋漏雨, 機器大部份積鏽甚厚。 其自德國新購之重砲廠機器, 亦似用舊機修理湊集而成, 有一機而具有兩種製造廠牌號者。 然大都尚良好, 現尚在利用中。 該廠無壓砲架設備, 砲架用人工鍛製….淬火及製造樣板之設備欠缺, 其所有樣板皆係鐵皮銼成模樣, 並無公差。 故其工作難言精度。 德人隨機器供給之工作圖樣, 似屬歐戰以前之物, 故亦未註明公差。

步槍廠: 步槍廠製造六五步槍每日50枝, 機器缺乏專門設備, 故多用鉗工銼配, 難期精準。 所用槍管鋼為碳素鋼, 係用整根鋼料截下,  車製成形, 不經鍛製毛胚手續, 工料太費。 觀其車鉆所用工具鋼料, 可斷定其鋼質甚軟, 似未經調質者。 該廠無鍛煉淬火及樣板設備。

機關槍: 晉省原造三八式機槍, 現已不造。 其廠改為西北鑄造廠。 現專造各種實業所需之機器。 除此之外, 原有衝鋒槍廠及汽車修理廠。 俱在製造捷克式輕機槍。 每月兩廠共計造200餘挺。 其機器分量甚多, 皆無專門設備, 亦無檢驗樣板, 材料並無標準。 所用槍管據云係鎢綱, 含鎢約百分之二,  與兵工署規定步槍鋼管相仿, 但不經鍛製毛胚手續, 原料未經調質。 用於空氣冷之機槍質料太差。 零件俱用碳素鋼, 用黃血鹽(Ferrocyanide)淬火。 僅表面致硬。 皆與捷廠規定相差甚遠。 於精準耐久必多缺憾。

總括而論, 晉兵工廠製造兵器以工頭經驗為主, 殊少近代化, 如射擊及製造精度, 材料之規格及熱之處理, 皆少講求。 出品不經嚴格檢驗, 自難期其進步。 自劃歸西北實業公司以後, 由各廠廠長包辦, 職員遂視製造為營業, 此必為進步之阻礙。 曾見廠中機器已經彎曲, 而尚在使用者。 各廠製造因營利關, 數廠各製同樣之機器及軍械, 而不相為謀…..晉廠仿造機器種類甚多, 人員於仿造上經驗尚屬豐富, 故不必精準之機器。 確能仿造致用, 此其優點, 與上海各機器廠相較, 尚可不相上下。 惟兵器以精準安全為主, 該廠實有改進之必要。

抗日戰爭爆發後, 閻錫山被任命為第二戰區司令長官。 山西是日軍南下進攻武漢必經之地, 因此1937年戰火就延燒到了山西。 9月22日起, 平型關戰役打了一週, 國軍一共分成五路抗敵, 有勝有敗。 林彪的115師是其中的一路, 在小寨伏擊日軍的一個輜重營, 殲敵近千, 後來就沒有什麼可以再提的戰績。 整個山西戰役中國軍造成了日軍2萬7千人以上的傷亡, 所以中共一說再說的平型關大捷, 既不是第一次打敗日本人, 也不是唯一的勝利。 就在22日, 劉奉濱師就以一個殘破不到一半人數的師抵住了日軍鈴木旅團5000人的攻擊.

娘子關, 太原相繼失陷。 在山西戰役中, 國軍付出了傷亡超過12萬9千的代價。 閻軍在對日軍的作戰中, 損失慘重, 實力大減。 1940年4月將第二戰區司令部遷往山西隰縣南村坡。 由於南村與“難存”同音, 閻錫山就把南村坡改為“克難坡”。 把戰區司令部駐地稱為“克難城”。 這樣, 一來表示要在不斷克服困難中存在和發展的決心﹔二來表示“克去難存”便能住下去。 他還把1940年命名為“克難年”。 閻錫山在這裡一直住到抗日戰爭結束。

當時, 閻錫山的管轄地只有隰縣, 鄉寧等七個完整的縣和臨汾, 洪桐等十多個不完整的縣, 北有共產黨, 東有日本人, 南有六個中央軍, 處境十分艱難。

閻錫山逢時際會, 統治山西三十八年。 其一生擁蔣也反蔣, 聯共也反共, 抗日也通日。 自稱是“在三隻雞蛋上跳舞”。

1937年11月8日, 日軍進入太原, 除少數器材西遷散於川陝各地(據說四千多部機器僅有六分之一運出), 各廠均為日軍佔領。 西北製造廠部份機器遷移後方, 先至陝西興平, 後又遷至鄉寧, 一部份遷至虢縣, 後又分移陝西城固, 川北廣元, 隸屬於綏靖公署管轄。 汽車修理廠部份人員和機器, 隨二戰區長官部轉吉縣成立修械所。 抗戰未期, 在吉縣成立兵工合作社, 但未正式生產。 在此之前, 晉廠所造步槍, 捷克式輕機槍均使用日式六五子彈, 在遷移之後, 因無法自行生產子彈, 為了配合兵工署供應彈藥, 口徑全部改為七九口徑。 抗戰前晉廠最高月產量步槍1500枝, 重機槍30挺, 輕機槍及湯姆笙衝鋒槍各200挺。

抗戰期間, 起初利用帶出部份半成品及材料, 隨時裝配。 後期以鋼軌為材料, 在城固製造輕機槍, 在鄉寧製造步槍, 在孝義製造手槍, 各廠均製造手榴彈。 最高月產量可達步槍800枝, 輕機槍300挺, 手槍數十枝, 手榴彈萬餘枚。

1945年重新設廠, 稱為西北修造廠。 接收時, 製造機器多已被搬走, 廠房倒塌。 一切重新開始, 1947年時, 復有員工千餘人。 當時每月已能生產仿造日本92重機槍80挺, 稱為三六式重機槍。 其他步槍, 山砲, 迫擊砲, 砲彈等也均恢復生產。

1949年3月29日, 共軍圍住太原, 閻錫山乘飛機飛往南京。 本想在南京遙控太原戰局。 不料解放軍南下, 南京竟比太原還早解放了一天。 南京解放前夕, 閻錫山由陳納德派專機撤到上海, 當時身邊只有他的侍從長張逢吉和一名姓賈的副官。 害怕上海有變, 又飛去台灣。 後來閻錫山在國民黨執監委名義邀請下, 1949年6月3日在廣州擔任了國民政府的行政院長。 到了12月, 成都變色之前, 飛到了臺灣。 從此退出政治舞台。 在臺灣他做過最大的一件事, 大概就是在臺北圓山修築了太原五百完人塚, 祭文還編入了中學課本。 據中共的資料說, 那根本是沒有的事, 太原城破之時, 最多不過50人自殺。閻錫山當初曾說過要與太原共存亡, 拿著自殺用的毒針相片都登到外國雜誌上去了。

中共西北33兵工廠, 原為晉察冀工業局第三處, 改編擴大, 遷往太原利用太原兵工廠機器, 成立120彈廠。 原82, 60廠與晉興機械廠合併為60廠。

1960年5月23日閻錫山病逝於台北陽明山寓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