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戰榮光 - 捷克式輕機槍

火器堂堂主

本文在雜誌刊出時, 由於篇幅限制, 僅能登載部份內容, 此處將全文貼出, 以饔同好。

楔子

1938年, 中國一個不知名的小山丘下, 日軍正向中國軍隊的陣地方向推進, 一名日軍軍官和尖兵在一條泥路上, 正指指點點時, 一陣輕機槍點射, 軍官身中數彈, 躺在血泊中。 1938年11月14日出版的生活雜誌, 刊出了這段故事和照片。

 

輕機槍(LMG:Light Machine Gun)和ZB-26輕機槍的起源

1938年孤島上海出版的畫報, 以捷克式機槍兵為主體。 請注意其彈包樣式及持槍立正方式。

 

一次大戰時, 參戰部隊開始注意到, 有必要發展輕便的速射武器, 由步兵攜行, 隨時提供強大的火力。 因此開發出了使用手槍子彈的手提輕機槍(或稱衝鋒槍), 以及使用步槍子彈的輕機槍, 其共同特性是, 兩者都可以進行全自動射擊, 為步兵提供支援火力。 德國人將MG08改進為MG08/15/及MG08/18輕機槍, 美國白朗寧(Browning)的1918型自動步槍(BAR, Browning Automatic Rifle), 英國的劉易士(Lewis Gun)輕機槍, 法國的喬奇(Chauchat)輕機槍, 都成為步兵運動中的主要火力。

 

輕機槍特性:

使用步槍子彈
重量約為7至14公斤, 隨部隊行動
使用槍托的肩式武器
主要為臥姿射擊
有簡單的腳架
可以單人操作, 但多數為兩人一組, 有副射手兼彈藥兵一名

1920年代初, 歐洲各國的軍事專家們, 對最佳的小單位步兵作戰組織, 進行著一場大論戰。 一般同意, 進攻的步兵應由戰鬥群(Combat Cluster)遂行, 這個概念由法國人在一戰時首先提出; 其中再分為步槍組(Rifle Element-包括輕型自動武器)和突擊組(Assault Element-包括突擊兵和榴彈槍)。 只是人員的編成和武器, 眾專家都尚無法達成一致的協議。

法國在第一次大戰後, 協助捷克組建國防武力, 即以戰鬥群的概念組織基礎步兵單位, 而ZB-26即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這種環境下發展出來的, 作為步槍組的自動武器。 由今日的標準來看, 其角色較近於自動步槍。 但是ZB可以更換槍管的設計, 使它在使用上有了更大的彈性。

早期的輕機槍, 多半使用彈匣。 不像後代德國的MG 34/MG 42及美國的1919系列, 使用彈鏈。 因此其提供持續火力的能力仍有限制, 換彈匣的空擋會造成火力中斷。 二次大戰時德國的步兵班, 將戰鬥群的觀念發揮到了極致, 通用機槍成為一個班的主要火力來源, 其他的步槍、 衝鋒槍只是作為支援、 保護的角色。

捷克式槍管可以快速更換, 左方的固定環由一長柄固定, 更換槍管時, 向上旋轉, 槍管即可向前脫出。 上方的波紋片是彈倉防塵蓋, 圖中向前推出。

1920年時, 哈力克(Vaclav Holek)在布拉格軍械廠(Parga Zbrojovka- Prague Armory)開始設計一種新型的輕機槍。 他設計的概念來自同廠的另一位設計師傑蘭(Rudolf Jelan)。 第一把製出的樣槍稱為布拉格壹式(Praga I), 使用馬克沁機槍的帆布彈帶, 呈交給捷克國防部測試。 測試成績與有名的白朗寧、 麥迪生(Madsen)和維克斯(Vickers)不相上下, 國防部要求布拉格軍械廠繼續研發。

1923年時, 捷克國防部公布了一項測試要項, 徵選自動步槍或輕機槍以供未來捷克陸軍使用。 布拉格貳式A型(Praga IIA)也參加了此項測試, 結果僅次於麥迪生輕機槍。 哈力克繼續改進他的設計, 製出了布拉格I-23型(Praga I-23), 此型採用了伸縮槍托、 可迅速更換的槍管、 腳架等功能, 雖然測試結果仍次於麥迪生, 但是因為是本土設計, 終於擊敗群雄, 獲得採用。

此時布拉格軍械廠已經瀕臨破產, 哈力克及大部份技術人員均已先後離職。 因此布拉格軍械廠的輕機槍雖獲捷克國防部採納, 但已無力生產。 1925年11月, 布拉格軍械廠與設在勃諾的國營兵工廠(Ceskoslovernska Zbrojovka Akciova Spolecnost v Brno)簽署了生產合約, 授權國營兵工廠生產並銷售當時稱為M24的輕機槍。
勃諾(Brno, 德文為Brunn), 是捷克東南部Jihomoravsky區的首府, 在塞爾特語(Celtic)中為山城之意。 斯拉夫人從5世紀開始便在此居住, 德裔由13世紀開始進入此區, 促成了該地的發展, 到了二次大戰之前, 當地的居民已大半為德國後裔。
設在勃諾的捷克國營兵工廠, 1922年成立, 75%股權屬於捷克政府, 20%股權屬於史考達煉鋼廠(Skoda Works), 5%股權屬於員工。 當時已生產毛瑟型的98/22型, 行銷包括中國東北軍的各國軍方, 甚獲好評。

哈力克隨後加入了國營兵工廠, 協助完成了生產藍圖和生產公差。 先導型稱為布拉格26型輕機槍(Lehky kulomet Praga vzor 26), 樣槍於1926年4月為捷克國防部驗收合格, 同年開始正式量產, 定名為勃諾國營兵工廠26型(Zbrojovka Brno vzor 26 - ZB-26)。

捷克造ZB-26印記, 原品在英國國防部原型收藏館(Pattern Room, Dod)。 感謝Chuck Kramer提供圖片。

 

捷克ZB26式輕機槍諸元

口徑:7.90公厘
槍全長:1,165公厘
槍身重:9.0公斤
瞄準基線長:568公厘
槍管長:602公厘
來復線數:4條
來復線方向:右旋
來復線纏度:240公厘
初速:830公尺/秒
表尺射程:1,500公尺
射速:550發/分
裝彈具式樣:彈匣
裝彈具裝彈數:20發
自動方式:汽退式
冷卻方式:氣冷

ZB-26同時開始外銷, 一直到1939年德國佔領捷克, 國營兵工廠出口了大約12萬挺各型ZB輕機槍, 除了中國之外, 波斯(今伊朗)、 伊拉克、 埃及、 智利、 瑞典、 土耳其等十多個國家, 都採購了相當數量的ZB輕機槍。

採用國家中最有名的有二: 一是中國不但採購了ZB-26輕機槍, 而且大量仿造, ZB-26使用數量世界第一。 二是英國採用了ZB輕機槍的設計, 改進為勃然(Bren: 註2)輕機槍, 及於大英國協諸國, 生產國包括加拿大、 澳洲在內, 總數量更遠超過中國。

值得一提的是, ZB輕機槍隨後立即開始演進, ZB-27、 ZB-30、 ZB-30j、 ZB-33等型相繼出現, 勃然輕機槍即是由ZB-33發展定型, 但是中國則定型於ZB-26, 一直用到50年代末期, 這又是一項世界紀錄。 其中一個原因是, 捷克的國營兵工廠內部文件顯示, 當時中國亟需軍械, 饑不擇食, 因此成了ZB的垃圾場, 所有汰換的ZB-26都賣到了中國, 捷克國防軍等才得以昇級。 不過這也沒幫上什麼忙, 德軍三兩下便佔領了捷克。

1945年3月, 第8軍103師308團第3營的軍官在進行捷克式輕機槍訓練。美國國家檔案室藏, 感謝Leland Ness提供。(註1)

勃諾的國營兵工廠也是倒楣, 在德國佔領捷克之後, 不但失去了絕大部份的世界市場, 還要免費為德國生產, 英國的權利金無法取得, 中國更是免談。 二次大戰時納粹的黨衛軍曾大量使用ZB輕機槍, 戰時捷克國營兵工廠所得的代號為dot, 另外並生產MG-34和毛瑟98k步槍等軍械。

 

ZB26式輕機槍家族

1932年英國開始一項輕機槍篩選測試, 捷克以ZB-33參加, 表現優於所有其他的參與武器, 英國在1935年1月起由捷克兵工廠授權生產。 其名字Bren由Brno和Enfield合併而來。 1937年9月, Enfield正式量產。

英國生產的Bren Mk 1*,在Mk 1的基礎上作了一些修改。Robert W. Faris藏槍。

 

Bren與ZB-26/30的比較:

Bren及ZB-30的槍栓套在Piston Post上
Bren使用.303有底緣子彈, 彈匣成弧形
Bren彈匣為30發
Bren槍管無散熱片
Bren有瓦斯調節鈕在瓦斯缸管終端, ZB-30在消焰器與槍管接點, ZB-26無調節鈕。
Bren的瓦斯缸管/氣桿較ZB26/30短一半
Bren的照門在調整鈕後方, 靠近射手, 加長了瞄準基線, Mark II之後改為槍匣表尺, 側覘孔式照門
Bren Mark 1槍托下加左手握把, 後來取消

勃然與捷克式氣桿及槍栓底座之比較。 上為勃然式, 氣桿長度僅為一半左右。

ZB-26與ZB-30的差別, ZB-30槍栓是套在氣桿柱(Piston Post)上, 由其上的斜面控制槍栓的閉鎖、 開鎖, 不像ZB-26是由氣桿終端後的斜面控制。 ZB-26的氣桿終端並兼為擊鐵, ZB-30亦由氣桿柱前方取代, 包括槍管在內, 其零件不能互換。 因此兩者在外觀上雖然非常接近, 除了消焰器之後的部份因ZB-30增加了瓦斯調節器有所不同, 幾乎無法分辨。 但是內部的作業實在有很大的差距, 幾乎可說是兩種不同的槍。

上方為Bren的槍栓和底座, 下為ZB-26。

 

基本上Bren的改進是將氣桿機件的行程縮短, 增加瓦斯調節鈕, 提高可靠性, 也減少了射擊時的震動。 並且, 大量簡化了製造的程序。 只以槍管、 槍栓底座來比較, 即省下了不少的加工步驟。


ZB-26除了20發彈匣外, 也有改裝成防空型輕機槍的型號, 早期英國並發展出了100發的鼓型彈匣, 因為彈匣較大, 平常照門不能使用, 必須使用特殊的防空照門。

英國在二次大戰之後, 繼續使用勃然輕機槍, 在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採用7.62x51mm為制式步槍彈後, 也改裝、 生產L4A1至L4A8系列的7.62公厘口徑勃然輕機槍, 至今仍有少量服役者。 因為使用7.62x51mm無底緣子彈, 明顯的外觀差異是彈匣是直的, 並取消了槍口的喇叭形消焰器。

日本96式和99式輕機槍, 採用了大量ZB-26的特徵: 上方彈匣進彈, 行進握把, 快速更換槍管, 轉盤式照門等, 但其閉鎖原理為前方傾斜槍栓閉鎖, 與ZB不同。 日本97式坦克機槍則完全與ZB相同, 不過日本機槍的特性是將拉柄位在左邊。 (註3)

德國在1939年3月佔領捷克後, 將ZB-26/30也納入其制式軍械之中, 稱之為MG 26(t)或MG 30(t), 其中(t)表示來自捷克。 在納粹佔領下一共只生產了31,204把, 因為產能被撥用到MG 34的生產, 到了戰爭末期, 根本就停產了。 期中也曾提出數個改進方案, 但德國軍方以為, 其改進範圍並不超過MG 34/42, 沒有採納, 因此ZB輕機槍在德國佔期間, 並無新的型號推出。

國府士兵為攝影記者擺出姿勢留影, 主體為捷克式輕機槍, 其槍口加裝了空包彈發射器。 原照刊於1937年10月21日上海出版的戰時畫報。

中國ZB26式輕機槍的生產

大沽造船所原為李鴻章於1880年所創, 其目的為保修北洋艦隊之船隻。 但創建之後, 一直面臨經費短缺的困擾, 因此1892年之後, 開始生產軍火, 由於車床機器及技術人員都是現成的, 因此成績蜚然。 1927年, 大沽首先製出捷克式七九輕機槍。

罕見的捷克式槍衣照片。 原照攝於1944年初, 現藏美國軍史學院(Military History Institute),感謝Leland Ness提供。

 

1934年兵工署技術司年度工作報告:

『 (二)輕機關槍 決採用捷克式。 查英國最近向捷克廠購得該槍仿造專利權, 在英製造, 其價值可知。 此項輕機槍, 國內各處皆曾仿造, 以大沽所造者為佳, 但以無圖樣樣板, 故零件尺寸, 不甚準確, 不能互換, 所用之鋼料亦不適宜。

前年財政部向捷克廠訂購輕機槍五千枝, 本司曾請孔部長向該廠商索工作圖及樣板等件, 惟因訂購數量僅五千挺, 該廠只允贈送驗收樣板(檢驗樣板之一部份)一副, 屢經交涉, 未有結果。

嗣由本司派技術員二人, 工匠一人, 前住該廠監造, 即密令其注意製造, 現所派監造員, 業已返國, 於兩個月前開始自行繪製全套工作圖, 除一部份尺寸, 係參照已取得驗收樣板, 規定公差外, 餘概係自行規定, 該項圖樣, 業於最近完成, 擬交鞏廠籌備製造, 預計一年後, 可有出品。』

這段記載可能是中國正式採用捷克式、 大量進口、 籌備大量生產的最重要文件。

閻錫山所創建的西北實業公司屬下西北鑄造廠, 1935年起, 開始製造捷克式輕機槍。 太原淪陷後, 西北製造廠一部份輾轉遷到四川廣元, 成立廣元分廠;1941年起, 專造捷克式輕機槍, 月產達150至200挺。

1935年, 廣東第一兵器製造廠開始生產捷克式輕機槍。 至抗戰時改名為41工廠, 月產約在260至300挺。

國造捷克式輕機槍, 41廠槍匣兵工廠徽印記樣式。 左為早期印記。

53兵工廠史中有一段記載是: 『….一二八淞滬戰役以後, 中央政府集中全力加緊充實國防建設。 1936年夏, 軍事當局鑒於機關槍為現代戰爭之利器, 曾與捷克兵工廠協商, 設廠自製捷克式輕機槍。 當時捷廠曾計劃派遣代表來華, 會訂具體計劃。 翌年七七蘆溝橋事變發生, 捷廠變計, 事遂中止。…』以此與上面的兵工署報告相對照, 可見當時雖已有圖紙、 樣板等, 仍有無法克服的困難, 例如材料、 淬火、 公差等, 因此需要尋找原廠協助。 因為這些問題始終無法解決, 後來的戰時的產量受到很大的影響, 每枝槍等於都是手工製成的。

鞏縣兵工廠於1937年開始生產捷克式輕機槍, 產量不詳。

1938年, 浙江省省主席黃紹竑在浙江省所辦的浙江鐵工廠, 也生產捷克式輕機槍, 稱為七七式輕機槍, 月產60挺。

在重慶的21兵工廠, 於1939年8月, 接收20廠原為華興機器廠之輕機槍廠, 以及劉湘之重慶武器修理所(註4), 並加以擴大, 始有捷克式輕機槍出產。 抗戰中平均月產達100餘挺。 接收後, 對捷克式輕機槍歷經改進, 至1942年巳達標準化, 各種零件亦可互換。 至1945年抗戰勝利, 該廠實造捷克式輕機槍9,813挺。 21廠生產的捷克式, 其槍匣不像其他廠一樣, 由整塊鋼材銑削成形, 而是先採用鍛造的方式, 製成粗坯, 再進行加工, 據稱可節省鋼料三分之一以上。

國造捷克式輕機槍, 兩種21廠槍匣兵工廠徽印記樣式。 下為槍匣左側之序號。

 

21兵工廠產量表

品名 1939 1940 1941 1942 1943 1944 1945
捷克式輕機槍 892 900 150 930 2,041 2,000 2,900

 

在雲南昆陽縣海口, 1941年成立了51工廠, 準備專事製造輕機槍, 原計劃生產丹麥的麥迪生輕機槍, 月產500挺, 因刀具及圖紙於1940年6月在滇緬公路為日軍炸毀, 回頭改造捷克式輕機槍, 6月首次出產100挺捷克式輕機槍, 該年共生產450挺。 1942年合併22廠為53廠, 是當時製造捷克式輕機槍的主要工廠, 抗戰中平均月產達300餘挺。 由1942年1月成立至1945年抗戰勝利, 該廠實造捷克式輕機槍14,920挺。 至1945年時, 月產量雖達430挺, 尚未達到當初設計的產能。 53廠的產量雖大, 但因材料不良, 工人經驗不足, 其品質最差, 常有不能自動射擊的問題。

 

53兵工廠產量表  

品名 1941 1942 1943 1944 1945
捷克式輕機槍 450 2,508 3,052 4,440 4,920
國造捷克式輕機槍, 53廠槍匣廠徽印記樣式。

 

1945年4月19日兵工署各廠生產能力報告, 關於捷克式輕機槍產量:

廠名 四月份產量 最大產量
11 50 50
21 230 300
41 300 300
53 430 500
小計 1,010 1,150

抗戰八年中, 平均每月產量為414挺, 平均戰損量515挺, 佔86%。 以96個月計, 八年中共生產了39,744挺捷克式輕機槍。 而戰時每年的實際平均補充量為10,685挺, 超過平均年戰損量, 其中的差異即為外購或經由租借法案取得。 由下表可見, 在抗戰期間, 捷克式輕機槍的產量不斷的大幅提高。 1944及1945年的產量, 由機槍總產量扣去21廠馬克沁產量等估算。

械彈名稱 1940 1941 1942 1943 1944 1945
輕機槍 1,324 2,440 6,000 9,391 13,574 13,863

軍政部兵工署所屬兵工廠最近四年產量及製造費用表 (藍色為估計)
戰時生產局製表

1942年12月18日, 31廠在陝西寶雞虢鎮車站西北關家崖, 劃地建廠。 其前身為西北軍29軍之修械所, 由河北保定輾轉遷移至陝西; 原產手榴彈、 刺刀、 槍件等。 1947年5月接收50廠成都分廠之機械, 1948年二月又接收西北製造廠(修造廠)城固、 廣元兩分廠, 始有捷克式輕機槍出產, 月產50挺。

1948年下半年, 東北的90廠開始生產, 每月出產100挺。

1942年3月,185師國府士兵正進行輕機槍訓練。 罕見的鋼盔正面噴塗青天白日徽。 黑線為原編輯切割記號。 185師為長江上游江防軍之一部。 原為武漢警備旅擴編而成, 由十八軍陳誠部抽調主官編成, 為蔣介石之警衛部隊, 並常為珞珈山軍官訓練團演示。 原片來自黑星攝影(Black Star Photographs), 現藏戰時資訊檔, 美國國家檔案室藏,感謝Leland Ness提供。

據說中國當時生產過捷克式輕機槍的兵工廠、 隊、 修理所, 大大小小, 前後至少有三十所以上。 連在敵後的游擊隊, 也曾以簡單機器和手工製造,

從1944年起, 加拿大的John Inglis Co. Ltd.經過租借法案, 提供中國大約40,000挺7.92公厘的勃然Mk II輕機槍。 另外包括20,000個額外的槍管和169,000個彈匣。 Inglis所生產的勃然輕機槍在槍匣右側有『BREN Mark II Inglis 1943』或中文『七九公厘 勃然機槍』等印記。


BREN Mk II, Inglis 1943 1945年4月, 駐印軍新6軍一部在操課完回營途中, 前二名士兵肩膀上扛的, 即是加拿大製造的Mk II勃然輕機槍。 美國國家檔案室藏, 感謝Leland Ness提供。

拿大Inglis勃然Mk II輕機槍,303口徑。

根據勃諾工廠歷史(Zbrane Pro Cely Svet)的資料, 由1927-1939, 一共運送給中國30,249挺ZB-26輕機槍。(註5)

國造捷克式輕機槍, 51廠槍匣廠徽印記樣式。

由以上資料估算, 中國到了1945年, 前後至少有十萬挺的各式捷克式輕機槍服役。 相對而言, 加拿大在戰時, 一共生產了十八萬六千多挺勃然輕機槍。(註6)

中共曾將相當數量的捷克式和加拿大勃然輕機槍改膛使用7.62x39的M43子彈, 並使用AK-47的30發彈匣。 這一類型的武器到了越戰時期, 越共仍在使用, 槍匣上仍有國府各兵工廠的印記。

臺灣六○兵工廠,因當時已開始全面換用美械, 以三七式(1949年由53廠改良而成, 因戰局逆轉, 並未量產; 見下文)為基礎, 將口徑改為30-06, 稱之為四一式輕機槍, 槍匣左側有六○廠之快門式廠徽及輕機槍三○吋41式字樣, 外觀已經和勃然非常接近。

勃然槍栓使用303與中共改膛7.62x39之比較。 上方之溝槽即為退殼榫之導槽。

 

捷克式輕機槍的實務

捷克式使用過的各型子彈: 由左起德式7.92x57、 英式303、 美式30-06、 俄式7.62x39。 英式303為勃然型子彈, 中國並未大量使用, 僅作比較用。

一個有趣的現象是, ZB-26在中國沒有本土化的名字或型號, 如盒子炮、 中正式等, 而只是逕稱為捷克式輕機槍。 該槍是中國抗日戰爭到五十年代的標準班用機槍。 國軍在抗日時, 理想上每個班編有一挺捷克式輕機槍, 並有一名副射手兼彈藥兵, 並攜帶替換槍管, 形成兩人一組的輕機槍組。 當時的中國部隊的輕機槍組, 對日軍殺傷很大, 一般文獻中以為, 中國部隊較懂得發揮輕機槍的長處, 這可能是因為中國方面火炮較少, 因此只好儘量利用手上所有的自動武器。

ZB-26式輕機槍的自動方式為汽退式, 閉鎖方式為槍栓昇降式閉鎖, 在後方閉鎖, 因此會有彈殼易於毀損的問題。 這不只是理論上的缺陷, 25兵工廠的文件中曾指出: 1943年時, 為了防止彈殼在捷克式機槍中損壞而引起故障, 在不影響外部尺寸的前提下, 特別將彈殼加厚, "相當的"解決了底部銅殼漲大的問題。 由此而知, 槍栓後縮(如果金屬質料不佳, 問題更加嚴重), 的確有這樣的問題。 ZB 26的原始設計, 只能使用尖彈, 不能使用重尖彈; 這段記載顯示, 中國生產的當時捷克式, 也只是使用普通尖彈。 捷克式發射方式有半自動和全自動, 槍管為氣冷式, 上有環狀散熱片。 槍口處有消焰器, 在消焰器上鑽有多排小孔。 光看槍管部份, 其生產工藝的繁複細緻, 以今日的尺度而言, 很難作為一種大量生產的軍用武器。

捷克式在歸零時, 是按槍管而定。 蝸輪式表尺調在200公尺, 射擊25公尺及100公尺歸零靶。 如需修正左右風偏, 準星可用工具沖移, 如果高低也需要修正, 就必須更換一個高低不同的準星。 在上火線之前, 每把槍的每一枝替換槍管都必需經過歸零程序。

一位參加過抗戰的榮民老兵, 曾擔任輕機槍手; 他提到他使用的捷克式, 不知是槍膛還是當時子彈的品管問題, 常常會卡膛, 他的解決辦法是在閒暇之時, 將子彈一發一發的去合膛, 不能完全吻合的, 就淘汰給步槍兵使用, 因而解決了卡膛的問題。

按1937年2月何應欽五屆三中全會軍事報告: 捷克式的單日的彈藥基數為1,000發, 一月基數以5日計算為5,000發。 也即是說, 在上火線時, 視情況而定, 但每一挺捷克式應要帶足1,000發以上的子彈。

一般而言, 在打了200發子彈後, 必須更換槍管, 以免槍管過熱, 造成損傷。 如果快速射擊, 要更頻繁的更換。

國府四路軍射擊訓練記章, 圖樣為步槍與捷克式交叉。感謝Chuck Kramer提供實物。

捷克式射擊操作

準備射擊時, 將彈倉的防塵片前推, 向下裝入彈匣。
拉柄後拉一次, 此時,此時槍栓會固定在後, 進入待擊狀態。 捷克式屬於開膛射擊。
調整蝸輪式照門, 至所要的射擊距離在空窗中出現(3為300公尺, 餘類推)。
拉柄在向後拉之後, 這時應該向前推回原位, 射擊時, 拉柄並不隨槍栓活動。 拉柄下方連著一道防塵蓋, 因此在拉柄還原時, 機匣上的拉柄槽也是被蓋住的, 可以防塵。
一般很少在圖片中顯示的, 捷克式的複進簧是在槍托中, 與FAL及M16類似;在拉柄蓋後拉時, 可以一直延伸到槍托內部中央的位置。
保險、 單發與連發的選鈕在握把左方上端, 很容易以大姆指操作。
扣扳機時, 槍栓向前運動,槍匣下方三段式的防塵片同時向前彈開, 以供空彈殼落下; 平時槍匣下的防塵片是關閉的, 以防止沙塵進入。
在子彈推入彈膛之後, 氣桿和槍栓座仍會因慣性向前運動, 因而打擊槍栓內的撞針, 引起擊發。 此時槍栓後端已由槍栓座上推, 頂住槍匣, 確實閉鎖。
當子彈通過槍管的瓦斯孔, 導入氣體推動氣桿及槍栓座後退, 此時槍栓後端隨底座的斜槽落下脫鎖, 隨氣桿後退, 並拉出空彈殼。 當空彈殼被拉至彈倉未端時, 固定在彈倉末端上方的一個退殼榫, 會經由槍栓上的一道凹槽, 猛力撞擊彈底上緣, 因此彈殼會向下彈出。
最後槍栓會回到開膛狀態, 依照選鈕的位置, 決定是開膛待擊, 或是立即重覆上述的動作。


捷克式的木托有支肩板, 托底板內有二個緩衝簧, 將感受後座力大為減低, 後來為了簡易生產, 常將此緩衝簧取消, 例如勃然即無此配備。 槍的兩腳架能伸縮, 槍右方的拉柄呈橄欖形。

槍托底部的兩個彈簧, 可減少感受後座力。

捷克式的彈匣由槍的上方插入, 彈殼由下方排出, 相當特別。 由於彈匣擋住了視線, 準星和蝸輪式表尺偏開槍的中心線, 在槍的右側, 因此捷克式的瞄準點與彈著點, 無論距離, 相差一吋。 因為彈匣在上方, 捷克式臥姿射擊時可以貼地很近, 這是常為人稱道的一點。

捷克式的槍管可以快速更換, 只要將固定環向上轉, 脫離閉鎖的凹槽, 即可向前脫出。 但是ZB-26並沒槍管鎖定的安全裝置, 因此即使槍管沒有固定, 仍可擊發, 有一次哈力克親眼看到槍管打出去七、 八公尺。 因此他在隨後的ZB-30上, 設計了一個閉鎖套, 位在固定環下方, 在沒有閉鎖時, 氣桿不能向前, 因而槍枝不能擊發。

ZB-26在美國槍械收藏家中並不是顯學, 對此有興趣的人不多。 對勃然有興趣的人還多一些。 真正的機槍幾乎已經不可能買到了, 一般人可以買一把按BATF規定, 將槍匣切成四片的非槍零件組(de-activated parts kit)。 也即是除了槍匣是用噴槍燒斷之外, 其他零件一切俱全, 拼湊起來仍十分有震撼力, 極適於展示用, BATF沒有任何限制, 可以郵購。 (註7)

今日看來, 捷克式的各式零件, 加工繁複, 結實、 細緻兼有之, 以今日的市場而言, 要生產這樣的武器, 其製造費用可能是天價, 光槍管便已經讓人讚嘆不已。


 

中國ZB-26輕機槍的改進

1942年3月23日新聞週刊封面, 美國新聞週刊封面。 中央軍部隊列隊行進中, 前為班長, 可見毛瑟手槍彈包的吊帶, 後為捷克式機槍手, 右上角可見另一名捷克式機機槍手。

1948年8月28日, 21廠給兵工署報告: 按(37)發字第5152號訓令頒發改良輕機槍圖樣一份, 定名為捷克改一式輕機槍, 試造三挺呈繳試驗。

21廠並將改一式槍管彈膛後退1.7mm, 發現效果較佳, 而且僅更改拉殼機及槍管二項, 較改一式須更改零件八種較少。

更改後銅殼在槍管內較ZB-26深0.8mm, 較馬克沁重機槍亦深0.5mm, 故銅殼炸損機箱之可能性極少。

1949年10月31日, 兵工署復53兵工廠捷克式輕機槍改良各點。

(38)臺兵技發字第2013號
機箱銷、 槍管關機、 連發扣機帽、 底板、 扳機箱、 機箱、 複進桿、 複進簧等八件及腳架延伸辦法即可照改。

氣管氣桿之改短及準星附於槍管上等辦法, 亦可實行。 惟以加工氣體調節器為佳, 希即行設計。

槍管嫌過重、 提柄之駐止辦法不便, 希參照Bren式重加研究修改。

槍托底板可用改良形式, 惟槍托底部之緩衝簧可取消。 因之肩托之接筍結構亦連帶省去。 如是可節省工料不少, 且亦無礙於使用。

拉殼鉤及槍管內部與底部, 照附圖試改, 並會同駐廠檢驗員與原槍比較作: (甲)高壓彈試驗(5顆); (乙)耐久試驗(5,000顆)。

國造41式照門, 同於勃然式, 注意左方突出之覘孔片。

表尺可改為直立式, 如九七(Bren)式樣(可能是七九的筆誤), 位於械箱後底端上部。
改良後之出品, 應照署統一命名辦法, 改稱三七式輕機槍。

該項工作圖樣, 希即檢齊一住份, 逕寄21工廠及第60廠, 以便各該廠收到後, 亦照前前列二三兩項辦理。

希將改良樣槍一挺, 即逕航運署運本署台灣辦公處, 以便再作試驗。

本件已抄副本份送重慶本署、 第21廠、 第60廠、 及第21、 53、 60廠駐廠檢驗員。

 

 

國造四一式30-06輕機槍, 與勃然輕機槍Mk II非常接近。

 

1945年2月,榮譽第一師的一名機槍手正進行藍波式腰射, 注意其左手抓住的是提柄。 美國國家檔案室藏, 感謝Leland Ness提供。

結語

一九五○年中共製造的兩種捷克式槍匣銘記及序號。

國府遷臺後, 捷克式輕機槍的生產, 仍繼續了一段時間, 加上為數眾多的捷克式隨部隊撤守來臺, 因此捷克式在臺灣五○、 六○年代仍是主要的一線武器。 中共在接管了國府的各兵工廠之後, 至少又繼續生產了一陣子, 圖中的捷克式, 可以確定是在中共建政之後生產的。

中共入朝志願軍, 在韓戰中配備了大量的捷克式, 與聯合國部隊對抗。

這是彈匣卡榫和退殼榫組件。 為了使7.62x39mm子彈能順利退殼, 上方的退殼榫增長了許多。

由中國出口, 如今存在的大量捷克式套件, 均經過改膛為7.62x39mm, 使用56式衝鋒槍(AK-47)彈匣, 捷克本身也曾嘗試改膛, 除了槍管要更改之外, 因為7.62x39mm比7.92x57mm短了許多, 彈倉要縮小, 退殼榫也需要增長。 這項更動據說均不是很成功。 捷克式後來退入民兵部隊, 最遲的一批, 到1984年才當做舊雜槍枝上繳。

到了七○年代, 捷克式已經逐漸退出了舞臺。 一項旁證是臺灣1969年拍攝的『揚子江風雲』中, 有一幕過橋戰鬥場景, 輕機槍使用的卻是美式的1919 A4。 臺灣軍事電影的真實性往往差強人意, 往往是有什麼用什麼, 這是很遺憾的一件事。

縱觀捷克式在中國的服役歷史, 它及時的出現, 為我們偉大的聖戰提供了強大的第一線火力, 歷經百戰; 後代的我們, 在緬懷無數的志士們, 抵抗殘酷的侵略者的這一段宏偉的史詩時, 千萬不要忘了捷克式的榮光。

註釋:


註1: 1943年在史迪威的提議下, 美軍在昆明成立了步兵、 炮兵和通訊訓練中心, 前後整訓了31個師。 步兵訓練中心在昆明近郊的堛L鋪, 第八軍為參訓部隊之一。 後來第八軍為中國滇西遠征軍之一部, 在松山之役力克日軍。 這應是回國之後整訓時, 當時美軍所拍之照片

註2: Bren亦見譯為布倫, 加拿大提供之Mk II槍匣上有中文名稱勃然, 本文從之。

註3: 許多論者以為九六式機槍的發展, 是日軍在中國見識了捷克式之後, 才將十一式改進而成。 以捷克式的名氣, 日本應不須經過這個途徑, 令其印象深刻的應是7.92子彈的殺傷力。 而且, 96式的作業方式和捷克式完全不同。

96式輕機槍雖於1936年定型, 但日本並無產能將其大量配發部隊, 直到珍珠港事變後, 入侵馬來西亞的部隊全面配備, 方才曝光。

1942年5月出版的Japanese Ground and Air Forces(Military Intelligence Service, Information Bulletin No. 14, War Department, Washington, D.C.)指出:『英軍最近在馬來西亞遭遇一種日軍新式武器』; 所附照片為一名英軍提著一把96式輕機槍及兩張96式特寫。 史載『馬來之虎』山下奉文的25軍, 是第一個全面配備96式輕機槍的部隊。

1996年中共出品的『七七事變』及1995年合資影片『南京1937』, 片中日軍大量使用96式輕機槍, 並不符合史實。 (至於『南』片中防衛南京的中央軍使用M3A1衝鋒槍, 更是不用提了。)

註4:華興機器廠原產瑞士之啟拉利(Neuhausen KE7)輕機槍, 1939年改換。 劉湘之重慶武器修理所, 從二十一軍武器修理所時代、 1934年之前, 即生產捷克式, 是國內最早量產捷克式的單位之一,至抗戰前夕至少生產二千餘挺。 1937年10月時, 兵工署曾以外包方式, 向其定購1,000挺。

註5: 捷克在1937年並運交中國1,000挺ZB-37重機槍; 該槍外型有點類似日製的92式重機關銃, 但使用彈鏈而非保彈板, 閉鎖方式類似ZB-26系列。 近年的中國抗日影片, 片中日軍多以其替代92式。

註6: 加拿大並應中國要求, 在租借法案下, 另生產供應白朗寧M35 Hi-Power手槍, 即滑套上印有『中華民國國有』之白朗寧手槍。

註7: 按美國BATF法令, 這種套件在買來後, 除了有Class III製造執照者之外, 不能將槍匣焊起來, 如果為了美觀要將槍匣焊起來, 內部要堵住使槍栓不能作業; 總之, 只要能發射一發子彈即屬非法。 Class III製造執照者可將槍匣還原或另製一個槍匣, 這叫"Dealer Sample", 可以用來展示、 示範射擊、 轉手給其他同級的業者, 但不能當成一般機槍轉讓。

參考資料:

1. 中國近代兵器工業: 清末至民國的兵器工業, 中國近代兵器工業編審委員會編, 第1版, 北京市, 國防工業出版社, 1998

2. 抗戰時期重慶的兵器工業, 陸大鉞、 唐潤明主編, 重慶抗戰叢書編纂委員會編, 第1版, 重慶市, 重慶出版社, 1995, 重慶抗戰叢書

3. 中國近代兵器工業檔案史料, 一至四冊, 中國近代兵器工業檔案史料編委會編, 第1版, 北京市, 兵器工業出版社, 1993

4. Small Arms of the World, 5th Edition, 1955, W.H.B. Smith, Military Service Publishing Company, Harrisburg, Pennsylvania. 以及9th Edition, 1969, Joseph E. Smith.

5. 特別感謝Don Bell, Omega Weapons Systems, 2918 E Ginter Road, Tucson, AZ 85706, Tel: (520) 889-8895, Fax: (520) 741-9466, 提供國造ZB槍匣拍照。 順便一提, Omega Systems 還有一些由國府各兵工廠生產的捷克式輕機槍, 均經過中共改膛為7.62x39mm, 現為零件組, 有興趣者可與老闆Don聯絡, 聲明要那一個廠的, 他會儘量滿足客戶的要求。

6. 特別感謝Charles Kramer, Cave creek, Arizona, 提供在英國的Ministry of Defense, Pattern Room, Nottingham拍攝的ZB圖片。

7. 特別感謝Leland Ness, Alexandria, Virginia, 提供寶貴的美國國家檔案室(National Archive)圖片。

8. The Bren Gun Saga, Thomas B. Dugelby, Collector Grade Publications, 1999, revised and expanded edition, P.O. Box 1046 Cobourg, Ontario, Canada K9A 4WS.

9. 刊頭底部木刻為趙泮濱所作之歡送, 描繪歡送戰士出征抗敵情景, 收錄於抗戰八年木刻選集, 全國木刻協會, 開明書店, 1946年12月初版, 1951年6月三版